如果「焦虑依附者」跟「逃避依附者」吵架了,一个吵闹一个逃跑,两人对吵架的回应都戳中彼此的痛点⋯⋯(罗南希课程、罗南希笔记在文章尾部)

从「依附理论」来看情侣之间的吵架,「焦虑依附」的人常常批评,「逃避依附」的人常常防御——要怎么与这两种人解决冲突,并在吵架之后越吵感情越好呢?

最近,女人迷做了一个有趣的小调查,询问读者关于「吵架时最讨厌听到的一句话」。

在这项调查当中,有许多读者纷纷留言,表示「我错!都是我的错!」「所以现在是我的错啰?」「随便妳!」这样反呛、挑衅式的话语,会让读者深感不舒服;但也有许多读者表示「不回答、躲起来才是最可怕的」。

从依附理论来看伴侣吵架:怎么吵最不伤?

如果从依附理论的观点,结合John Gottman 的灾难四骑士来看,焦虑依附在吵架时,比较有可能采取「批评」和「蔑视」的方式来面对伴侣;而逃避依附在吵架时,则比较有可能采取「防御」和「筑高墙」的方式来面对伴侣。

所谓批评指的就是:「批评对方的所作所为有问题」,而蔑视则是「针对对方的人格特质做贬损」,譬如说「你为什么每次都听不懂我说的话?」就比较类似批评,而「你真的很青番捏!跟你讲都没有用啦!」就比较像是蔑视的话语。

而「防御」则是针对对方的批评和蔑视做出防卫,譬如说「我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明明每次都是你先开始的」,「筑高墙」则是针对对方的攻击不予回应,直接躲起来不理人。

确实,在争执时,灾难四骑士的出现,会让彼此的沟通无法进行下去,也会变得很棘手。我想,对逃避依附的人来说,他们的痛点就是「害怕对方凶」,毕竟他们曾经经历过的就是「不论怎么试图和主要照顾者取得连结,都没有办法获得对方的回应」,而「批评」和「蔑视」,正是关起他们心门的攻击利刃。

而对焦虑依附的人来说,得不到伴侣的回应,则让他们唤起了童年那种「被冷漠对待的感觉」,使得他们更加激烈地想从对方身上抓住什么,因此,逃避依附所采用的「防御」和「筑高墙」,恰好戳中了他们心中的痛点。

解开死结的可能性:给彼此时间,了解彼此并非有恶意

那么,到底该怎么面对这样的情况呢?(罗南希课程、罗南希笔记在文章尾部)

我想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了解彼此心中的痛点是什么。焦虑依附之所以很怕对方躲起来,就是因为他们过去的经历里,体验了太多的「不确定感」,所以他们更想紧紧抓住一些东西,来确保自己是被对方关注的。

而对逃避依附而言,之所以很怕对方大声、很怕对方凶,就是因为他们小时候不管怎么求救,都会被照顾者狠狠地甩回去,忽略他们内心的需求,因此对他们而言,「批评」和「蔑视」更加深了他们不被关注的感受,进而让他们觉得沟通无用,只能继续封闭自己的情绪。

John Gottman 曾在他的研究指出,好的伴侣关系并非都不会吵架,而是他们在有不合时,多半能够停留在「中性情绪」里面。所谓的中性情绪,是指那些不特别正向,也不特别负向的情绪。

在中性情绪里的伴侣,并不会出现负面情绪来袭时,那种心跳加速、血压增高、剑拔弩张的情形,而是能够平稳地说出自己的感受,不必处于「作战」或「逃跑」的准备当中,也因此,若能够在彼此有所不合时,继续维持在「中性情绪」里,那是可以练习的一个目标。

那么,要怎么让自己维持在「中性情绪」里呢?

一个可能的方法便是,留意上述那些可能会刺激到伴侣的因素:比较偏焦虑的人,知道自己有时候生气了,就会用批评和蔑视的方式逼对方回应,但这么做反而会让对方躲起来;比较偏逃避的人,知道自己在吵架的时候,会采取防御和筑高墙的方式逃避,但这么做反而会把对方勒得更紧、更想赶快找你解决问题。

除了留意到这些会刺激到对方的因素之外,每天或某固定时间,就拨出一段空档给对方,好好地讨论彼此在关系中对对方的看法,若有什么不满就提早说出来,不要留到彼此关系越走越偏的时候,才惊觉原来彼此眼中的看法,早就有一大段差距了。

当然,这并不是感情检讨大会,在关系当中,有什么地方是觉得对方做得很好的,也尽量在这一段时间内提出来,让彼此的关系可以更加充满感谢,以及更增加这些「好的元素」维持下去的机会。

不过还是要提醒一点,如果彼此都已经很累的时候,千万不要拿来讨论感情的事情,即便有什么事是当时让你很不好受的。

可以告诉对方说,有些话想和对方谈谈,彼此约好时间,核对彼此的感受,在有精力的时候,再把那些阻塞感情的事物拿出来好好地沟通。

(罗南希课程、罗南希笔记在文章尾部)

相关阅读:罗南希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