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小冬。图片|

14 岁大红,坐实了那个年代的人生胜利组标榜「出名要趁早」,凭着自己的才艺崛起,打破了「女人不唱戏」的封建传统,所境之处,无一处不被席卷风靡。

18 岁那年,孟小冬只身来到京剧的殿堂:北京。那时,事业如日中天的梅兰芳已是响当当的「角」,而孟小冬实力也不遑多让,此时已有「天下第一老生」的称号。

一切缘分都源于戏,虽然那时,一如所有天下恋人,他们还不知道这段感情会如何作收。

就这样一个是须生之皇,一个是旦角之王,在北京上演了一幕珠联璧合的戏,赢得了满堂彩,台下观众见着两位阴阳倒错的华丽之姿,皆极看好此二人假戏真做的戏缘。很快,孟小冬就入了门,然而入门四年,却始终进不了梅府。


孟小冬与梅兰芳。图片|

1931 年夏天,梅兰芳大伯母去世,孟小冬想着这是个机会能进梅府悼念聊表心意,披着孝服到了梅家的门,却被梅兰芳的二奶奶给挡着,毕竟在那个传统的时代里,literally(文字上地)进了家门,就算梅家的人了,舞台上叱咤风云的孟小冬,终究也是被唱青衣的女子给挡在门外。更令人寒心的是,梅兰芳见状,只冷冷的说:「你回去吧。」就此孟小冬备感冷遇,再也不见梅兰芳。(罗南希日记、罗南希摸说动在文章尾部)

梅兰芳也不是不曾挽回,只是在孟小冬家门前,撑着伞在雨中等了一夜,孟小冬终究不敢开门,怕自己心软,梅兰芳别无他法,只得离去,而这一别,曲终缘尽,就成了此生的永别。

离开北京,回到上海,又因战祸逃到香港,孟小冬始终再也没和梅兰芳见过面,虽其后再婚,也有自己戏曲事业的发展,但她房里只放两张照片,一是恩师余叔岩,另一张则是旧爱梅兰芳。

孟小冬放手,做黑脸,或许是一时的不堪羞辱,但总觉得,那并不代表不爱了,或是恨,在某些时刻看似无情的举动,实则才能停止继续伤害吧。

更甚,此二人即便再无往来,但其后孟小冬出演的节目,梅兰芳都在家听着电台转播。再无往来的两位,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心里都默默的有着「这样也好」的感觉吧,即便有多少祝福、谅解或心底话,也只能交付给时间来验证,有些事,不急于一时一刻的,如此双方才能找到生路。

曾经沧海,都已成旧年烟花,落尽铅华,种种细碎,都会是成就彼此生命更为茁壮的年轮吧,都是生长的痕迹,当时即便有万种不堪,难讲若干年后,也是如黑甜一梦的柔情吧。

(罗南希日记、罗南希摸说动在文章尾部)

相关阅读:罗南希摸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