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的互动关系,是日积月累形成的。当彼此的关系变质时,你有勇气和对方敞开心胸、表达真实的感受吗?(罗南希日记、罗南希姿势教学在文章后图片)

年少时第一次听到「说出去的话像泼出去的水」这句话,觉得这个形容贴切得很有趣;长大后才知道这句话真是真实地近乎残忍,因为在关系中的「覆水难收」,常是我们心中最深的痛。

曾听一位七十多岁的奶奶讲起孩子年幼时,错打了他一巴掌,即使孩子已四、五十岁了,奶奶还是停留在令她后悔的那一幕,深深地责备自己。

我,也有一件非常后悔的事情。

大儿子五年级那一年,因为小儿子连续高烧六天、数次就医都无好转,那天晚上我忧愁地抱着昏沉的两岁小儿子,正与先生讨论是否要送大医院时,突然听到大儿子房间传来「砰!」一声巨响。

当我们冲去大儿子房间时,看到他抱着双腿倒在床上不断哭泣,顿时心想「是不是骨头断了」,但后来发现他脚还可以自由活动仍然哭不停时,我跟大儿子说:「不要再哭了,弟弟发高烧我们已经很乱了,你小心一点就不会发生这件事啦。」

那一刻,他看着我的受伤眼神,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接着,大儿子的叛逆期如海啸般袭来,班导师数次与我沟通他在学校行为的转变,在没有心理准备的状况下,他与老师以及父母之间不断出现的冲突,猝不及防发生。

经过数个月的煎熬,大儿子与学校老师的关系终于有了新的平衡,对父母也不再有那么多的愤怒,但我总感觉儿子与我隔了一段距离,彼此的关系不像过去那般香醇、甜蜜,甚至有些酸苦、难以下咽。

台湾有一支世界冠军的埔桃酒(葡萄酒),由外埔的树生酒庄酿制,在三十八个国家、六千二百款葡萄酒中脱颖而出,在世界规模最大的德国世界酒类竞赛(Mundus Vini)勇夺金牌。

酒庄主人洪吉倍说,采摘下来的葡萄成千上万,再累都要一一挑选,不能有一颗坏葡萄藏在里面,才能保证酒的品质与味道。(罗南希日记、罗南希姿势教学在文章后图片)

如果人与人的关系是一坛酒,那么彼此之间的对话、互动累积出关系的品质,就如同一颗颗丰硕甜美的葡萄。而当关系中的坏葡萄出现时,该如何处理呢?已发生的事情无法倒回,要如何做,才能将埋藏在过去的这颗坏葡萄挑出来?

大儿子上国一后,某天晚上,我鼓起勇气跟他聊起那个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我问他:「当我对你说了那些话,你心中的感觉是什么?」大儿子停顿了一段时间,说:「我觉得在妳心中只有弟弟重要,自从他出生以后,妳就不再是我的了。」

我告诉他:「那个晚上,我很担忧弟弟的病,当你受伤时,你的哭泣声让我觉得,自己实在无法再承受另一个孩子的痛苦,两个加在一起,我快要不行了,因此,我希望你能不要继续哭泣。但我非常后悔,每次想到那个晚上都很难过,你能原谅我吗?」

他看着我,微笑着点点头。在那天晚上的坦诚相对后,渐渐的,我感觉大儿子跟我愈来愈靠近了。

我们无法保证,对所爱的人不会说错话、做错事,但是,这些不小心与不成熟,并不至于立刻成为一颗坏了一坛酒的葡萄,只要我们愿意敞开心,勇敢地询问对方的感受,说出自己的后悔,以及爱对方的心意。

你,也有一颗想挑出来的坏葡萄吗?

(罗南希日记、罗南希姿势教学在文章后图片)

相关阅读:高阶前XI-房中互玩轻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