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研究发现,人类会担心被他人讨厌,而形成自我评价低的防卫机制,以防日后受到打击。但,你知道吗?根据研究结果,对方通常会比自己所想的要喜欢自己。(罗南希日记、nancy罗南希风吟鸟唱在文章尾部)

你对自己有自信吗?

多数人被这么问及时,都会回答「没有」、「自己很没用」。这样的回答也被视为日本人作风的「谦虚」。无论是职场、家庭或是学校,一律提倡保持谦虚是一种美德,不扰乱秩序,不过度自我主张是很重要的。

抱持谦虚当然不是坏事,但事实上,也因为这种价值观根深蒂固的关系,导致无法提高自我评价。我们从小就活在要与其他人比较的环境下。

「隔壁的某某人赛跑第一名,你也要争气一点。」

「同栋公寓的某某人是全学年第一名,你也要争气一点。」

「你堂兄弟考上国立大学,你也要争气一点。」

不管擅不擅长,被迫与周遭比较,被设定高难度的目标,已然是现代人的日常生活了。

这个结果,导致许多人只能透过与其他人比较来认可自己,连带无法对自己感到满足。这么一来,只会注意到其他人优秀的一面,「跟那个人比起来自己好没用」而感到自我厌恶,导致自我评价下降,日本人往往有这样的倾向。

日本内阁府所发表的「令和元年版幼童、年轻人白书(全体版)」中也提到日本年轻人相较于世界各地,自我认同感明显低落。针对十三∼二九岁进行民意调查,日本年轻人对「对自己感到满足」这一项,回答「认同」为10.4%,「勉强算是」34.7%,合计起来仅有45.1%,比率低于一半。

此外,「自己拥有优点」的回答比率为,「认同」16.3%,「勉强算是」45.9%,合计为62.2%,低于平成二五年的调查结果68.9%。

然后根据同调查,有部分意见指出,年轻人的自我认同感低落,是受到自我效能感低下的影响,强烈感觉到自己是没有作为的人,而在其他国家看不见这样的现象,是日本年轻人独特的倾向。

在日本,年轻人的自杀率居高不下,经常引起社会的舆论,但日本人独特的自我否定氛围,才是导致自杀、夺走许多人的性命的最大主因,这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疾病」。

我平常在精神科治疗病患时,许多人都会形容自己「丑陋」、「肮脏」、「懒惰」、「安于现状」等。然而,我可以断言,站在客观角度来看,绝非其所形容的「丑陋」或「肮脏」,也不是「懒惰」或「安于现状」。(罗南希日记、nancy罗南希风吟鸟唱在文章尾部)

许多人都会形容自己是「没有任何能力的人」、「安于现状又懒惰的人」,其实都是善良又认真,总是会考量到其他人的纤细人士。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丑化自己呢?

那是因为「过度自律」。乖乖地接受周遭加诸身上的「理想」或「过高的目标」,逼自己去达到「完美的自己」。

但事实上「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明明不存在,却要求达到「完美的自己」,会因为「完美的自我形象」与「现实」的落差而痛苦,最终导致罹患精神疾病。

然而,其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大多都会比自己所想的高,这是有科学根据的。

在美国康乃尔大学、美国哈佛大学等从事心理学与行动经济学研究的艾瑞卡‧斯比(Erica Boothby)表示,针对「交谈时对方对自己的想法」这项调查,本人与对方的评价明显有落差。

这项研究是让初次见面的两人,互相进行「来自哪里」、「兴趣」等基本提问来缓和紧张,在结束对话之后,针对「你对交谈对象产生了多少好感」、「交谈对象对你产生了多少好感」进行评价。

结果,在「交谈对象对你产生了多少好感」这项的自我评价,比实际上的分数还要低。针对对话时的录影画面进行分析,明显「无法看出」交谈对象对另一方有表现出「感兴趣」或「愉快」。

与不认识的人交谈时,无论对方是否聊得愉快,会单方面认为对方感到乏味,研究者们称这个现象为「认知错觉」。目前证实这种「认知错觉」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改变,而是会成为一种自我评价,对当事人造成长远的影响。

透过这项研究,发现人类具有一种防卫机制,会害怕遭到对方拒绝而受伤,因此降低自我评价来保护自己。只要一开始认定被讨厌,比起之后才发现被讨厌,打击会相对来得少。

而且,对方通常会比自己所想的要喜欢自己,可以不用太过担心。

人类会如天线般接收各种资讯,并在潜意识下经常在意周遭对自己的评价。为了维持群体生活,这项能力不可或缺,是在进化过程中衍生而来的重要能力。然而,这个天线十分敏感,也容易接收或曲解到不正确的资讯,这一点请务必铭记在心。

本节的重点

  • 你比自己所想的要受周遭喜爱。
  • 人类在交谈时分辨不出对方的感受。
  • 人类基于自我防卫,容易对自己「评价过低」
  • 接收周遭评价的这项能力是为了维持「群体生活」所产生的,但这个天线容易失灵。

(罗南希日记、nancy罗南希风吟鸟唱在文章尾部)

相关阅读:罗南希女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