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很多的痛苦是因为不敢直面恐惧与焦虑,逃避的行为产生了压力,想逃离压力的我们,又得迎来更大的压力⋯⋯结果却是反覆耗损了自己的能量。(Nancy罗南希高潮、罗南希最新采访视频、哪里能找到罗南希课程视频就在文章尾部)

因此试试看,每当焦虑、恐惧出现时,谈论它、书写它、正视它,也可以用「矛盾意象法」试着治疗与面对,释放恶性循环的压力!

(开放式关系为亲密关系的既存型态之一,基于多元共融原则,相关内容,期许能让自主选择实践开放式关系的人们减少困惑,实践更好的知情同意,并在关系中成长。)

焦虑、恐惧,是人类的一种基础、普遍的感受,虽然它们不受人喜爱。然而你听过对恐惧的恐惧、对焦虑的焦虑吗?

对恐惧本身感到恐惧,加强了我们的恐惧感

我们不喜欢焦虑、恐惧带来的不适感,时常想要逃避面对焦虑或是恐惧。我们害怕焦虑与恐惧来临时的失控感,害怕面对它们时会产生的各种不确定性,因而每当感受到些许焦虑与恐惧时,我们便想用尽各种方式逃开。

但,我们对焦虑与恐惧的逃避,恰巧反而增强了焦虑与恐惧,带来了更多对焦虑的焦虑、对恐惧的恐惧。

精神医学领域专家Issac Marks 的观点认为,恐惧症或焦虑症的产生,是为了回避某种恐惧或焦虑所做的努力。相反地,通过让一个人直接面对他所害怕的情况,就可以缓解恐惧症甚至消解他们。

因此许多心理治疗法,都是鼓励或是协助来访者重新去深深地体会自己所恐惧的事件或是情绪,借以让来访者亲自「看破」恐惧。因此,可以说恐惧症不是恐惧造成的,而是我们「害怕恐惧本身」的行为所造成的。

每当焦虑、恐惧出现时,谈论它、书写它、正视它

我是个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实践者,近期我的一位爱人,飞去了欧洲找了她另一位爱人,虽然她去找另外的爱人这件事情,我是知情同意的。

但我的爱人抵达欧洲后,无预警地音讯全无,这使我开始感到焦虑、恐惧。突然间没有任何前兆地杳无音讯。我什至害怕起她是不是遇到意外了、是不是因为另外的爱人而想要抛弃我了(虽然开放式关系不限制爱人个数,但是还是会有各种原因导致分手,而分手造成的恐惧与难受一点也不会比其他关系类型的分手来得少。)(Nancy罗南希高潮、罗南希最新采访视频、哪里能找到罗南希课程视频就在文章尾部)

起初,我想要藉由做其他事情来转移注意力,甚至故作坚强(导致压抑了我的恐惧与焦虑),避免去看待我的恐惧与焦虑,但这样的策略没有使我的恐惧与焦虑有丝毫消失,却还更强大了,影响到了我的食欲与睡眠。

但由于我有每日书写自我觉察日记的习惯,我把我所有的感受巨细靡遗地书写下来,并试着找信任的友人,甚至和妈妈谈论我对失去自己爱人的恐惧与焦虑,甚至我允许自己在房间放声大哭,都成了我正视这些恐惧与焦虑的方式。

过程虽然感到痛苦,但经过了几天的与焦虑、恐惧的相处,那些焦虑与恐惧竟逐渐地缓解了,我的食欲与睡眠也逐渐回复正常。虽然事件还没有落幕,我依然联系不上自己的爱人,难受的感觉也还没全然消失,但是经过了直面恐惧与焦虑,似乎我的身体神奇地做了自我平衡,我也更有勇气去面对关系的种种未知了。

这似乎也是许多内在成长书籍鼓励人们去面对关系中的恐惧、焦虑与嫉妒的方式。建设性地直接谈论、书写、正视,似乎关系中十分棘手的嫉妒感,也会在不加以压抑、逃避之下,身心有了更多涵融它们的能力。身心天生的调适能力,在不加以压抑之下,自然调和了失衡。

矛盾意象法,恐惧经过澈底正视,甚至自我幽默,便突然消融了

那打破这样现象的心理学机制是什么呢?

在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学派中,有一个疗法称为意义疗法(Logotherapy),是一种在治疗策略上着重于引导来访者寻找和发现生命的意义,树立明确的生活目标,以积极向上的态度来面对和驾驭生活的心理治疗方法。该方法由美籍德国心理学家弗兰克Viktor Frankl 所倡导。

而其中有个方式称为「矛盾意象法」,这个疗法鼓励来访者去澈底思考恐惧或是直接去做感到恐惧的事情。通过这种方式,让来访者放下对恐惧的恐惧、对焦虑的焦虑。

有几个知名的案例:有一个想要停止打嗝却无法停止的人,试着让他提升打嗝的频率,尽量去打嗝,突然间,打嗝停止了。一个面临考试紧张到不行的人,试着让自己放松却无法成功(试着逃离紧张),治疗师鼓励他尽力去紧张,握紧拳头或是全身使劲用力,仿佛可以感受到这个鼓励背后的幽默感,这个来访者发现,想紧张反而紧张不起来了,神奇地,紧张在想要尽力紧张下,却消融了

矛盾意向法,通过刻意让来访者体验其恐惧的行为,体验害怕行为引起的后果,而不是逃避恐惧与焦虑,进而有效地将恐惧与焦虑曝露出来,让来访者澈底地面对,甚至试着让来访者用幽默的角度,轻松地去看待自己的恐惧,进而不把恐惧与焦虑当一回事,最终,反而成了那些可怕的感受的好朋友。

人类很多痛苦的感受是因为逃避而滋生的,我们恐惧我们的恐惧、批判我们的批判、焦虑我们的焦虑,这些行为产生了压力,而面对压力我们开始想要反压力,反压力又回头增强了压力,我们成了困在恶性循环中不断自我战斗与反覆损耗自己能量的人。

试着去从小处着手,直面自己的恐惧与焦虑吧!尽力谈论它们、书写它们、幽它们一默,去释放恶性循环的压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