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南希 罗南希技巧 罗南希技巧:就算他暂时无法改变,你还是可以选择自己付出的底线

罗南希技巧:就算他暂时无法改变,你还是可以选择自己付出的底线

在感情里面过度的焦虑、不安、还有把重心都放在对方身上,容易在身心症状上面有焦虑、忧郁以及其他的精神症状。把心力…

在感情里面过度的焦虑、不安、还有把重心都放在对方身上,容易在身心症状上面有焦虑、忧郁以及其他的精神症状。把心力多放在自己身上吧!拿回自己生命的遥控器,做最真实的自己。(罗南希推荐、罗南希百度云提取码、罗南希老师上位教学在文章尾部)

海苔熊你好:

以下的故事很长,很谢谢你花时间看完。

我跟Y 是在交友网站上认识的,起初我是因为刚结束一段五年的感情,为了转移注意力想要有人陪我聊天,在这个时间,遇到了Y,也因为透过相片有点算一见钟情吧?

Y 他单身了7 年,虽然这7 年中有个顺其自然在一起2 周的对象,但是因为太短暂,他觉得好像不能算在曾经交往的对象内。

他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是看心情才回讯任何人(包括家人),他工作时间很长,一上班就消失,下班或放假只想睡觉,除非真的有朋友约他出去玩,他也是可以玩得很尽兴的人,如果有天他突然死掉,好像也觉得没关系,人生对他来说好像没什么意义。

但我问他最难受的事是什么,他还是回我「失去家人、好友」;看来Y 还是有在乎的事。

虽然我觉得Y 很奇葩,但我依旧觉得他很有趣,是我从来没有遇过的人设,有点冷淡却好像还是很希望有人可以爱他?他说生活上的任何事情都看的很淡,觉得人生开心就好,活在当下,太在乎任何事会过的很累。

因为我对Y 非常有兴趣,所以交换了社群软体,我发现对Y 有点喜欢,但那时候的我还没完全放下前男友;渐渐地与Y 的聊天的内容越多,我们也见面了,第一天我们睡在一起,没有发生关系,但是抱在一起,他也知道我还没有放下前任。

我觉得当时的我,好像就是把他当心灵慰藉,我知道我喜欢Y,但我还不确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隔几天,我与朋友去唱歌,歌的所有内容都是想到前任,边唱的过程中我也哭得很伤心,但另一方面的我,却也在等着Y 下班的讯息。(因为Y 工作时数长,无法使用手机,所以要完全等到他下班才会联系),后来我唱完,要回家的路上Y 告诉我下班了,问我在干嘛,我说刚唱完歌要回家,他说:「那妳刚好可以来找我?」

我说我心情不好,想回家,Y 说他可以听我说,如果我想讲。(那时候的我不敢去找他或许是觉得很奇怪吧,我知道我们之间有点化学变化,去找他聊前任的事不知道会不会好像在利用他?)可是后来我还是很想要他的陪伴,我就去了。

那天晚上,我在Y 面前掉了眼泪,跟他说我是为了前男友而哭,Y 很温柔的替我擦去眼泪告诉我:「从今天起你为他哭完,以后不要再为他掉任何一滴眼泪。」不知道为什么,Y 的这一句话,让当下的我完全放下了前任,我看着Y 心想,我好像找到了一个可以照顾我疼爱我的人了!我真的喜欢眼前这个人。

相处几天下来,我也感受得到他看到我时那种很喜欢的眼神与举动,并且是很开心我陪在他身边的。

后来有一天我们发生了关系,这段期间我们的互动就像是情侣,过了一周后我开始想确认关系,我问Y:「你准备好交女朋友了吗?」

Y 想了一下带点困惑的回答:「我还没有准备好,让你失望了。」

我愣在原地说:「那我这阵子算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可以感受得到你是喜欢我的,我的感觉没有错吧?」

Y 说:「喜欢啊,可是我觉得我不适合交女朋友,我都会忘记我有女友,我都会跟朋友玩得很开心,我都只过自己的生活,忘记她们,我常常被前女友们讲。」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思绪很乱,但我们那天还是有发生关系,然后我就离开他家了。

讯息沉寂了几天,Y 传来讯息问我会不会去找他,陪他,我回说:「我不会去找你,我们只是朋友,那些陪伴、亲嘴、上床、拥抱,是情侣之间的的事,我们当朋友,重新认识吧。」他拒绝了,就这样我们又沉寂了讯息。

过了几天的半夜,Y 喝醉酒,传了一堆讯息问我:「你说,我是不是渣男?所以你才拒绝来找我对不对,我是不是该死,对,我是渣男,我就该死。」

我回覆:「如果我骂你是渣男,你会比较好过吗?说真的我也该为自己负责,我应该先确定你心里有我,想照顾我,想跟我在一起,确认关系,再跟你发生这些情侣之间的行为,是我误会了你对我的关心与举动,过去已无法改变,我只是不想再跟你重蹈覆彻;有其他女孩跟我一样与你发生这些事情吗?」

Y 回:「没有。我身边没多少女生朋友,我的生活很单纯。」不知道为什么,Y 的回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没有骗我。

这天之后,我们的讯息就是朋友的对话,我也告诉自己要放下,但还是会期待他传讯息来,某天早上他找我去跑步,我觉得现在就是朋友,所以我赴约了。

一去到Y 家,他抱着我说:「我是喜欢妳的,只是我怕我的矛盾会伤害到你,我原本不想再密你,但我后悔了,我还是会想要点开妳的视窗,想问妳在干嘛。」

我说:「你会不会哪天觉得自己好了,被治愈了,就又想要抛下我?自己又矛盾了,就想离开了?」

Y:「不会了。」我:「我可以相信你吗?」Y 点点头。

又再次让我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他的眼神,他所说的话,很真诚,所以我相信了。我跟Y 说:「我需要仪式感,就算你以前从来没有问过另一半『要不要当我女朋友』这种话,都是顺其自然在一起的,但我需要你问我。」而Y 也做到了。

那天我们正式在一起了。Y 认真地说:「如果我有什么做不好的地方,要跟我说喔。」我也向他回覆了相同的话。(罗南希推荐、罗南希百度云提取码、罗南希老师上位教学在文章尾部)

我们就这样过了很开心幸福的两个多月,直到开始碰到了疫情,我们没有沟通讲好,就这样默许彼此先不要见面,而我的不安与焦虑就开始了,尽管我知道他下了班或是放假就是在家,玩电脑、追剧、睡觉,也随着他工作时间越来越长,回覆我的讯息从热络聊天、分享,只剩下早安、晚安、上班、到家⋯⋯

我因为怕这样的冷淡会变成真的越来越没有话题,甚至分开⋯⋯所以我拼命的表现很热络的样子,关心他,找了很多的话题,想跟他说,我一样报备,一样想要让他开心,分享他可能喜欢的事物,但得到的都是已读后的,「安安、到家、上班、早、哈、晚安。」对于我的分享,他几乎就是已读而已。

尽管他要去同事家或是跟同事们在电话聊天,或是在玩游戏,都会告知我一声,因为我说过不要消失,至少让我知道他在干嘛在那里就好,我不会管。他每天都会出现,好像让我知道他在、没有乱跑、还活着、尽管只是上面那些短短的讯息报备。

疫情缓解后,我受不了想念,跑去找了他,他对我什是冷淡,我问他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了吗?

Y 说:「妳没有问题,是我吧,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我真的不太会,我做这份工作,每天都很累,下班、放假只想睡觉放空,我知道拿工作当挡箭牌很烂,但我真的很累,我对任何人,一直都是想回再回,对我家人也是这样,但妳身分不一样,我问我同事我该怎么与另一半相处,我同事给的建议,我根本做不到,现在这个工作我没办法达到一个平衡,或许换个工作有可能可以,但我现在没办法。

我前面跟妳在一起,是真的想试着改变我自己看看,但我发现真的好累,我要一直很热络,我觉得好累,所以才会让妳觉得落差感很大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回覆妳,妳太热情了,我每天看妳传了那么多的讯息,我压力很大,我都要思考很久到底要怎么回应,回『恩恩』太冷淡,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只好回:下班了。我家人也念过我,如果我不试着经营人际关系,以后需要人帮忙怎么办,没有人脉怎么办,但我就是这样,我为什么要为了其他人改变自己?我同事也说我不要耽误另一半,这样只是在伤害另一半⋯⋯」

我说:「你当初喜欢我,不就是喜欢我的热情与活泼吗?」

Y 说:「是,但是超出我的预期,而且个性热情那就是你的个性,也不可能改变。」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太快了?」Y 点头。

我问Y:「你还喜欢我吗?你想跟我分手吗?」Y 没有任何回答。

我说:「在我的感觉里,你是一个很需要满满被爱的人,知道你是什么个性的人也不会离开你的那种另一半,但是你却会怕没办法给对方什么,而开始矛盾。」Y 沉默。

我说还是同居呢?我也从来不会管你的交友圈,只是就可以知道你在,所以你不需要想到不好的觉得没自由之类的。Y 依旧没有任何表示,持续低头沉默。

后来他就跑去睡觉了,我就在旁边默默的陪着他,做我的事,直到他起床,我们一起看影片一起笑一起聊天,又发生关系,一起洗澡,好像没事一样,但我心里还是有一颗石头,我离开前问Y,那解决办法是什么呢?

Y 说:「再讨论吧,我明天要早起上班,我想睡了。」我说:「那我到家要说吗?」Y 说:「还是说一下吧。」就这样我离开了他家。

目前过了两天,他还是会跟我说早。只是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跟Y 相处了,我现在也不再跟他报备我上班了,到家了,我在干嘛,我都不说了,就只等他密我,因为我整个像卡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但我又还是很爱这个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如果真的不爱我了,也还是不敢跟我提吗?怕我情绪太高昂,不敢面对我吗?还是还有一点点希望呢?

当初确认跟Y 在一起,真的让我觉得我们彼此是真的有把对方放在未来的,还是一切都是我自己感觉错误呢⋯⋯

(罗南希推荐、罗南希百度云提取码、罗南希老师上位教学在文章尾部)

我觉得现在跟Y 就像这首歌的歌词一样:

「你的故事存在一个需要密码的盒子

纪念时刻打开却会冒出一阵阵白烟

像是警告自己不能屈服向往从前

天变地变我们的爱也变

而我在这座城市遗失了你

顺便遗失了自己

以为荒唐到底会有捷径

而我在这座城市失去了你

输给欲望高涨的自己

不是你过分的感情

而我爱你而爱无法撑起

想拥有的想拥抱的

以为能通向领悟的结局」

难道,我与Y 之间只剩下分开这条路了吗?请问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重新听到这首歌还是很难过,我还是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怎么了?是因为不够了解彼此,所以让彼此都失了平衡呢?还是因为知道彼此的个性是这样,但是不愿意一再下修自己的原则而痛苦吗?

by 熊熊

亲爱的熊熊:

谢谢你写信来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我一边看着你的故事,一边在想,要怎么样回应你比较好,因为我可以感觉到你在这段关系当中其实有些受伤,也有些不知所措,你以为可以往下继续走的人,后来却跟你维持一种很特别的距离,这个距离也不是他刻意疏远你,而是他的个性本身所致。

于是你会有很多怀疑、很多的不确定,不确定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你、不确定他到底对你的感觉是什么、不确定你们之间现在到底属于什么样的关系,这一个又一个的怀疑,让你觉得很不安,好像脚底下空空的,漂浮在半空中的感觉。

当初自己怎么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我常常觉得,我们会爱上自己的阴影。这个「爱上」两个字听起来简单,但解释起来很困难。一方面我们会因为对方跟自己不一样的地方被吸引,另外一方面因为这个「不一样」又产生一种不习惯的感觉,甚至会因此而产生冲突。

例如,他是一个不善于人交际、比较冷淡、甚至很少有机会呈现出热情的人,但你刚好相反,你是一个愿意跟其他人有很靠近的相处、只要是你认定的人,你会希望花好多时间在他身上,甚至去想他在做什么?他还在吗?想跟他分享一些事情等等。

这样的互补,其实正是这段关系可贵的地方。所以你说「当初他爱上的是你的热情」这句话的反面,其实也是「现在他受不了的也是你的过度热情」。

听起来很吊诡,当时吸引他的部分,现在却成为你们两个之间的高墙。回过头来想,为什么这个人会吸引你呢?说穿了其实很简单,因为你在他身上看到了某一种特别,这种特别是,他的生活可以过得很自我中心,只想到自己的事情;相反地,你的生活似乎就算你再怎么努力「假装只思考自己的事情」,好像还是放着一个有关于他的位置,不知不觉的就会想有关他的事情。

其实你说,他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回报他还活着就好了,但是这个「在」本身,似乎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他可以跟朋友玩得很开心,甚至忘记自己有女朋友,但是你就是没办法,不管你在做什么,心里面都会有一块想起,我是一个有男朋友的人,他现在虽然很少联络,但是他在那里。

两个人之间的差异好像很悲哀,但实际上,你们正在为了彼此用某种方式而改变。例如,你知道他不喜欢太过靠近的关系,所以你不想用紧迫盯人的方式来维系感情。

在你写的信件里面,你反覆地说到「没有要控制他、没有要管他」,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尽管你会有一种「想要控制」的感觉,但是你尽可能地去压抑这个控制和掌控感,目的是为了让对方可以舒服一点、让这段关系稳定一点。(罗南希推荐、罗南希百度云提取码、罗南希老师上位教学在文章尾部)

或许这是某一种「社会化」的焦虑依恋,你在感情里面有一些担心,但你知道这些担心可能会让状况变得更糟糕,所以你做出了一些调整。

虽然这些调整和你本来的需求不同,例如,只请他回报他还活着,简单地讯息问候,但是可以感觉到你心里面,其实希望更深、更频繁互动,而不是他现在这样,只是回一两句、或者是一两个字而已。

同样的,他也因为这段关系,而改变了和其他人相处的方式,他大可不要回应有关于你的任何东西,他大可跟你退回朋友,但是他不愿意。

因为就像你说的,过往他已经习惯为什么事情都「无感」的生活,但你掉进他的生活里,于是他开始尝试为你做出一些改变、开始担心要怎么样回应你比较好,他不甘愿只是朋友,但又做不好情人,这件事情我猜对于他来说,也是很挫折的。

在关系中,我们常常会遇到这种「喜欢上彼此的阴影,两个人很不一样,又很容易让彼此失望,但是又看到对方身上有自己没有的很特别的东西」的状况。

心理学OK 绷

研究显示,在感情里面过度的焦虑、不安、还有把重心都放在对方身上,容易在身心症状上面有焦虑、忧郁以及其他的精神症状(有趣的是,逃避依恋虽然也是一种不安,但是逃避依恋者相较于焦虑依恋者比较不会有忧郁的症状)

此外,在你提到的有关于「发生关系」这件事情,也值得关注。过往我都以为性爱只是感情的「副产品」而已,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性爱关系的发生与否」,好像会影响很多东西。

例如,一个研究显示,不安全依恋的当事人,容易在感情当中做出一些比较高风险的性行为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众说纷纭,其中一种解释是,当你(或者对方)觉得不安的时候,彼此都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所以用身体上的亲密,来替代心灵上面的靠近。

老实说,这个方式(短暂)可能还蛮有用的,所以就像你信件里面提到的,发生关系之后,好像「好了」。讲虽然是这样讲,但我相信在你心中,还是有一个好像没有被解决的东西,卡在那里。

「⋯⋯与逃避型相处时,常常很少听逃避型的人分享生活事件或情绪,因而较少看到逃避型的人有情绪的起伏,且逃避型的人较少接触自己与他人的情绪。逃避型的人因较少的情绪表达,但原因不只是情绪表达的意愿低,也与对自己与他人情绪接触的程度低有关。」(引自

或许是因为他过去的成长背景,或许是因为过往他所经历的一些交往关系,是的他渐渐养成某一种不太习惯表达自己情绪的个性,所以不习惯接触自己的情绪,很难接触别人的情绪,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不论你有没有跟他在一起,只要两个人之间维持某种关系,你会有种感觉是「在这座城市失去了你」,尽管他在你的身边,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一种疏离的感觉。

那该怎么办呢?根据依恋理论所建立的情绪取向焦点伴侣治疗(emotional focused couples therapy)指出,一般来说伴侣之间的状态要经历改变,需要经过

  • 跟他说明你的情绪(包含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并且「不一定要求他要有更多的语言回应」。他对于情绪跟感觉的语言本来就比较少,这是他限制,但并不代表他不爱你。
  • 邀请他描述「希望关系怎么样进行下去」,例如他希望联络的频率、渴望的关系形式、以及他觉得舒服的距离。他讲完之后,别忘记你也说说看你的,试图在这中间,找寻一个平衡点。
  • 追踪一段时间,调整两人相处的状态。

对于很多焦虑依恋的人来说,「确认关系的名份」(我们到底算不算在一起?)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这会缔造一种心安的感觉,觉得自己是有人要的、觉得自己是有人在乎的,然后就会因此感到安全。

但有些时候,对方可能还没有想要这段关系进入到一种「被定义的形式」,那可能就要先缓缓,想想什么是彼此目前可以接受的平衡。

当我们在一段关系里很希望对方回应的时候,会不知不觉地把天平上面的砝码加重,表面上看起来好像自己付出很多,但实际上会让对方感觉到相对应的压力,他会觉得无论如何都无法偿还,你对他的那种好跟关心。

所以你可以把对对方的好、投射在对方身上的镁光灯,收一点点回来,放在自己身上。一旦付出的力道变少了,对于对方的埋怨也会变少,面上看起来是一种疏离,实际上是昀出一点空间,让对方去感受他的感觉是什么。

当然,在这过程当中,你会经历很多的焦虑、很多的难过,很多的不知所措,这些都是正常的状况,但也因为对方是特别的对象,你会愿意花这么多的时间在他身上,然后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调整,把彼此修剪成一个,都更喜欢的模样。

我经常觉得,社会化的焦虑依恋常常学会「压抑自己的需求,不给对方造成麻烦」,但这个压抑本身,反而会漏出一些对关系不满的气息。其实对方很敏感,都可以感觉得到。

不如真诚面对你的感觉,你可以用手机录音,或者是像现在这样,把你的心情写下来,这些心情有地方可以宣泄。而当你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同时你也是把镁光灯的焦点,聚焦在自己身上。

当你的人生,有更多的「我」来取代「他」,或许你就会慢慢看见,什么是属于自己现在最重视的东西,也可以练习去允许,有些时候他不一定要立刻回应,你还是一样爱你。

长大的残酷在于,我们终于认识到自己永远无法改变别人,唯一能够调整的只有自己,但也因为这样,开始重新找回到人生的控制感,而不把自己喜怒哀乐的权利,转嫁在对方的身上。拿回生命的遥控器,做最真实的自己。

(罗南希推荐、罗南希百度云提取码、罗南希老师上位教学在文章尾部)

相关阅读油管罗南希全套视频课程网盘下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罗南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fengqizhong.com/450.html

作者: 罗南希老师

罗南希,专注分享两性相处技巧课程下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