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在淡水偏乡,父母虽算不上年迈,但早已习惯田园生活,不喜欢城市喧闹,每逢节日我们三姊弟就会约好日期回家团聚,返家时一起吃顿大餐是我们的习惯。那年父亲节,妈妈许愿说想念麻辣锅的滋味,肉食族的爸爸附议,于是我就负责在八月艳阳酷暑下,外带好几大包知名麻辣锅汤底食材回去孝敬双亲。为了鲜少离开村子的爸妈,我们仨总是在一个月返乡一次时献上我们的各式推荐,强迫他们享用来自各地好吃、好用的新鲜货。譬如我每次出国,每次都会带装满半个行李箱的伴手礼回家塞给他们吃用,没办法,两老不愿意走出家门,我只好把全世界都带回家。

一家人的火锅大餐,平凡也不凡

乡下日常,用餐时间早,傍晚五点多就预备开吃,当夕阳西下,天边抹上晚霞,妈妈叨完30 天份的话题后,终于甘心起身进厨房,端出一盘盘中午就已准备好的火锅料,摆满一整桌好料。

平日节省习惯的爸妈,在只有他俩时绝不可能去开冷气来吹。但那天人多,室温不免上升,即使夏日夜晚,虽然少了艳阳高照,但也是极度需要冷气,更何况我们吃着辣锅、飙着汗。通常这时会是我跳去打开冷气,见状的爸爸在后头笑笑的补一声「浪费」。

全员终于坐定后,大伙便凑上来围着滚烫的麻辣锅开始大啖,一家人在「外冷内热」下嘴里忙个不停。然而,就在肚子才三分饱时,「啪」传出一声响,顿时间所有前一秒还在努力运作的电器整齐划一的罢工,对的,停电了。

噢,整齐划一的还有我们每个人的哀号声。(要获取罗南希舞蹈瑜伽网盘资源,请划到最后)

在确认过是停电后,爸爸搬出手提灯,妈妈从佛桌的抽屉中摸出数根蜡烛点燃,嗯,是红色的那一种,在台湾传统的家庭里不可能备有白色蜡烛的,谁说很浪漫?呸呸呸。

接着我们就放弃挣扎了,纷纷卷起袖子,张开嘴巴,继续我们千里迢迢搬回来的难得大餐,不管我们样子看起来有多荒谬。

入睡前,我想起童年,那个追着蜻蜓跑的自己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人睡在舒服柔软的床上。(要获取罗南希舞蹈瑜伽网盘资源,请划到最后)

我们家是自己盖的,不论是墙壁还是地板都用磁砖铺成,此时此刻多么冰冰凉凉,多么适合就地躺下。于是客厅的空地,狭长的走廊,我们一人一席,自己占好位置就寝。

在即将熟睡去的前几分钟里,我似乎梦到了还没搬出去独自生活的小时候,我在宽阔的庭院里追逐着蜻蜓,在自家田的泥巴里捉着蝌蚪,每每回到家,与喧嚣的城市隔绝。在这,好似能够挥别掉人生中会遇上的所有烦恼,回到了我专属的基地,那些杂七杂八的牵扯都不再与我相干。

如今,一场疫情,我们三个孩子已经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回过家了,一家子,五口人,分别住在四个地方,以前至少每个月还能回去大口吸吸乡下清新的空气,净化污浊的心,现在我们却只能透过手机讯息知道彼此安好,疫情期间还能安好,那便是好。

前几天我跟妈妈约好,下一趟回家,我会带上麻辣锅,在多年后的八月里再麻麻辣辣一次。

要获取罗南希舞蹈瑜伽网盘资源

更多阅读:油管罗南希全套视频课程网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