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给大家解说一下罗南希老师推荐视频《超速性追缉》。

当一个人「无法忧郁」、只靠性和濒临死亡的快感而获得暂时性的满足时,我们要如何从电影《超速性追缉》中学到在头破血流之前,煞车?

性欲,也许是人类身上最难以定义的一种关系。它可以代表对他人的特定好奇与兴趣、兽性般的暴力、意念上的占有、拥有后的自尊与权力、纯粹感官上的享乐。

如果用深度心理学的方式去描述,性欲是一种幻想式的自爽、是小孩子通过皮肤触摸物件的愉悦、是肌肉于紧张与释放间的颤抖、是对于某种意识外的「与世界融合」感受的追逐。

我们有一个前提是:性欲,自在地与不同人发生性关系,这种纯粹官能的享受、压力释放,可以是健康的。

一些当代的精神分析理论主张即便是同性恋的性欲,也跟自恋人格(narcissistic personality)或精神官能症(neurosis,又称身心症或自律神经失调)没有关系,展现同性性欲的个体可以属于身心健康的光谱

我将由浅入深的提出四个探讨,从性欲作为对自我感受的逃避、对情感关系的防卫、对自我罪恶的惩罚、乃至一种创伤后于自毁与存活之间的无尽沉沦。而最终,当性关系成了创伤的防卫而横冲直撞时,我们要如何在撞得头破血流之前,刹车?

《超速性追缉》剧照

(1)性欲作为对自我感受的逃避

有一种人,男性常以流连于不同女性床铺上的「唐璜」作为代表,他们看似有着征服更多与更多女人的欲望,却无法从关系中得到真实的满足。

在性关系上游玩不羁的男性,在每次猎艳成功后都得到短暂快感,满足了占有欲,但他其实不是性浪荡或什么无赖,却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可怜人。

他们对自我感到恐惧,是没有自信、无法自我满足的人,为了撑起自我及自尊,性关系成为了一剂要定时服用的安慰。除了在成功跟理想的对象约炮,能增益他们的自夸之外,在工作、家庭、自我概念上,他们都处于劣势。很多时候,约了再多的炮,只会反过来徒增内心的空虚和无力。

(2)性欲作为对情感关系的防卫

人类的趋乐避苦本性,往往把性欲行为中的愉悦感放大,好用以回避关系中的情感痛苦。

就像是一位女性个案,表面上她十分享受在交友软体上跟合意的男生发生关系,当中亦不会有羞耻或罪疚的成份。然而十多年来一直单身的她,其实有着巨大的心结:「不会有人真心喜欢我,我也害怕对爱情有所渴望,因为爱人者先输,而我不想输!」

把性关系用作情感关系的「回避」时,人们仍会在每一次约炮后感到内心的蠢蠢欲动,渴望更多调情,却又畏于进取。由于对情感关系的渴望仍在意识边陲徘徊,因此纠结与痛苦仍时时发生。

一旦对情感痛苦的「回避」进一步升级为「防卫」,那么性关系就有了强迫的性质,且把亲密互动下可能被勾起的情感因素隔绝于意识。这就是今天交友软体上一些人标记「#纯约炮#不啰唆#不找感情」的其中一个主要因素。

(3)性欲作为对自我罪恶的惩罚

在文明社会里,我们都知道性与爱的结合、柔情与激情的双赢,是理想中的关系样貌;相反,越原始或低下的文化里,性越能够像动物般,随想就上。因此,精神分析师不得不考虑到一些被教育良好、本身价值观也相对保守或传统的女士,为何突然想去约炮?

但这种自我惩罚背后,其实是对抛弃她们的前任做出不忠式的报复,在某种自我贬抑中,她其实潜意识地取得一种主动权,重申被爱的需要

顺带一提,一些男性有着被强烈潜抑的同性恋欲望,这在意识上会呈现出一种恐同倾向。而为了抵抗潜藏的同性恋欲望及罪恶感,他们也会以强迫性质的异性性关系来「惩罚自己」。

《超速性追缉》剧照

(4)性欲作为创伤的效应:于自毁与存活间沉沦

有一种创伤,是心灵的破裂,而裂缝下泄漏的是根本性质的忧郁。忧郁,在精神分析里总代表「无法修复」(can’t repair),有一种死寂感在自我与他人内心,无法修复,只能极力抵抗。美国自体心理学始祖Kohut 称这个人格核心做缺陷自体(defective self)

一旦缺陷自体(面临)崩解,占有与连结的情感(possessive affection)便分崩为性享乐的追求,而那份情感的坚决性(assertiveness)则离析作攻击与破坏的表达。

进一步来说,唯有性享乐与破坏的同时达到,缺陷自体者才能感到自体没有真的崩解,感到存活下来;然而,当下一次自体(面临)崩解时,性享乐与破坏的循环又只得重启,成为一种自毁与存活间的沉沦。

我想大卫.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 1943-)执导的《超速性追缉》(Crash, 1996)很能说明这种特殊的心理状态。

这部改编自英国小说家JG Ballard(1930-2009)同名小说的电影,讲述Ballard 与妻子Catherine 于性生活无法满足,因此都是各自寻欢,再把风流韵事带回床上分享的欲求不满者/性关系成瘾者。

一次车祸里,Ballard 受了重伤,却跟相撞的女士Helen 燃起性欲。Helen 后来介绍Ballard 去认识热衷于以「真车实撞」重现传奇车祸的车祸狂热者Vaughan 及他工作室里的车祸幸存者们,Ballard 也一步步带着妻子,深入Vaughan 对车祸快感的著迷。

他们在车厢中交性,在高速奔驰中得到快感。当你以为他们之间建立起某种羁绊时,Vaughan 却在高速公路上追撞Ballard 和Catherine ,直到自己在事故中死去。最后,Ballard 找来一台跟Vaughan 同款的车,在路上追撞起Catherine,当她失事躺在路边的草地上,Ballard 便上前跟她性交。

大部份影评聚焦在故事中的性快感与死亡与机器的恋物式结合,却没有一篇注意到电影中的核心情感:无法忧郁。

无法忧郁是指对无法修复下的一种自体状态,无法哭、无法恐惧、无法道歉、无法感慨、无法自怜、无法同情、无法哀悼──并因着自体的崩解,随即便以性和破坏来撑起自体。

这一切都反映在车祸当下,Helen 的老公死了,却向对车的Ballard 解衣,掏出自己的乳房;在车祸后,Catherine 不愿出席Helen 老公的丧礼;她一边说着车祸的可怕情景,一边帮Ballard 手淫;同车的Ballard 和Helen 才差点出车祸,便立即到停车场打炮;在Vaughan 第一次追撞Helen 后,她和老公一边幻想着Vaughan 的阴茎,一边做爱⋯⋯把妻子撞倒在路边,没有伤感与后悔,继续性交。

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也只为证明一件事:在车祸的死亡边缘、毁坏及快感刺激下的刹那间能够存活,自体就仍然存在,也无需感到丝毫的忧郁。

车祸下支离破碎的车,受重伤的人,把废车重新修缮,伤者以金属支架及疤痕的新形式活着,然后计划着下一次车祸──性关系已经被扭曲至错倒(prevent)的样态。

如此,电影里首尾呼应的那句「也许下一次可以(Maybe the next one…)」,脉络上是指「也许下一次可以⋯⋯从性交中得到满足」,但在自体心理学的探究下,这句话更应该翻译做「也许下一次可以⋯⋯真正的重生,不再于性与死之间无尽徘徊,不再需要用现代科技重塑人体(The reshaping of the human body by modern technology),才得以保证自体还活着(不被忧郁杀死)」。

《超速性追缉》之所以好评恶评参半,成为一部在道德底线游走的奇片与禁片,我想一大原因在于那种缺陷自体的崩解感,即通过影像叙事一再于观众心中留下的恶心与无望感所致。

忧郁的情感就在萤幕背后却无处表达,性欲与死亡交替,仿佛以车祸来修复伤疤,却只是印证自体崩解得无以复加。原来,在这超速路上,没有救赎的极乐出口!

自我感受的逃避,其实佛洛伊德早就给出最真实的建议:对自我诚实!心中那个不足的部份,如果你逃避,它就永远都在。但如果我们转身,承认它的存在,不足也可以转为成长的动力。

就情感关系的防卫,我们亦需要多一点的自觉,先意识到自己在回避着什么,依赖着什么来寻找慰藉。有时候,先去认清现在的方法,其实永远不会带来心中真实渴求的目标,我们才有可能断舍离,并调整我们的行动。

就自我罪恶的惩罚,由于它比较是潜意识层次的,所以自救是相对困难。但临床经验上,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其实于事无补,以及意识到行为背后的需求与报复心态,往往是转变的契机。

最后,就性欲作为创伤的效应,除了告诉这些伤者去接受心理咨商与治疗之外,更多时候也要问他们是否想要、及是否准备好去改变。──所以,陈腔滥调也得说,改变的力量很多时候都是启于自己。

《超速性追缉》剧照

以上就是罗南希老师推荐的视频,是一部很好看的电影,希望大家能有所收货。

如果大家想获取更多罗南希老师的视频,可以添加一下好友,就是网站的二维码,扫一下添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