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别人说「不」的时候,总感觉内疚吗?仿佛拒绝了别人,自己就成了坏人?然而练习拒绝,才能让别人知道你的界线,也才能显示你的每一个「好」,是真的特别。

这几天陆续和不同的人合作,有一个很有趣的体会:练习拒绝是一辈子的课题。

有一个在萤光幕目前打滚多年的艺人朋友,大家在节目结束之后邀请他一起合照,他也很热情地和大家拍照,但其中一个人「顺便」询问是否可以拍几张拍立得送给节目的粉丝,他委婉拒绝了。我在旁边看了下巴都要掉下来,因为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不好意思拒绝,然后就被「顺便」了。

后来去参加另外一个录影,结束之后,突然冒出来一个原先没有在预料当中的采访,老实其实我有一点错愕,懵懵懂懂的就接受采访了,就在这个moment,和我同行的另外一位专家同样被要求采访,但他相当霸气的对那名记者说:「嗯⋯⋯我可以留我的email 给你,可是可能没什么用,因为我不接采访!」

这两个伙伴的回应方式都让我目瞪口呆⋯⋯我生性俗辣,拒绝对我来说一直是很困难的事情。

一直到前几年我才终于明白,当你不敢拒绝一个人的时候,其实就是在你心中默默的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你必须要靠顺从其他人的要求才不会被讨厌、你觉得自己必须要舍弃自己的需求,服从别人的要求,你才会被喜欢——然而,当你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也意味着其实你不相信,就算自己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顺从,也还是会有人喜欢你。

别不小心就被说服了

尽管我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要拒绝还是很不容易。上面这两个事件使用的都是心理学上的著名技巧叫做「脚在门内术」(foot in the door),要求者利用当事人已经答应了一个小的要求(录影或者是拍照)然后进一步的去做一个比较大的要求(采访或者是拍拍立得送给粉丝),通常当事人比较容易答应。

虽然我也早就知道这个效果,但是当事情发生的突然,要开口拒绝,我还是支支吾吾。

后来结束通告,即将离开之前,我问这两位和我同行的伙伴,怎么样怎么样训练出「能够立即拒绝别人」这种技能。其中一个说:

「当你懂得自己的价值,你就会发现你的拒绝很可爱,或者是说,就算你拒绝了,你还是很可爱。」,他讲的我觉得很有道理,可是我还是做不到。

另外一个伙伴的建议我觉得比较务实,他说:「当你无法拒绝的时候可以尝试先说:『我想一下』或者是『等一等』,帮你自己争取时间。另外,你也可以推给你的经纪人。」

我觉得豁然开朗,这个方法有趣的地方在于,就算你没有经纪人你也可以假装打电话,然后在开玩笑当中结束这个尴尬。

无法拒绝别人的人,往往在潜意识里,难以相信自己有价值;可是就算你慢慢开始练习相信自己是有价值的,也很难在一瞬间就做出明快的拒绝,如果你跟我一样是一个耳根子很软的人,不如在下一次被霸王硬上弓的时候,先练习说「等一下」,你会发现这一个停顿,就足以给自己一个缓冲的空间,让你的前额叶开始运转;

你也会发现,练习拒绝并不坏,相反地正因为你有界限,别人才会觉得你很可爱。记得,你的每一个「不好」,都会让你的「好」变得更有价值。

罗南希推荐相关阅读:罗南希:《欲望城市》Samantha 金句集:我要穿任何我想穿的衣服,睡任何我想睡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