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一段关系远距离或近距离,当与另一半产生摩擦的时候,建议把关系的焦点放在「可以做些什么」而非「哪些是不能改的」上面,这将帮助你们这段亲密关系,走得更长更远。

谈到远距离恋爱,对于许多人来说都会感到害怕,尤其对我自己而言,两次不好的远距离恋爱经验,都和高逃避的对象有关,自然不会想再去碰远距离这一块。

但是,我也见过一些远距离之后继续在一起甚至结婚的朋友,对于他们来说,远距离恋爱并没有那么可怕。

不过,要说远距离恋爱和近距离恋爱差不多,其实也说不过去。事实上,过去的文献就清楚地指出了「远距离恋爱和近距离恋爱的差异」,就让我用这一篇文章,来带大家破解远距离恋爱的迷思吧。

何谓远距离恋爱?其实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犹记得我去台大台陆学生交流会演讲时,中国的交换生就跟我说:「台湾哪有什么远距离恋爱?中国动辄要搭五个小时高铁的,才叫做远距离恋爱。」

但我也听过一个小学生的趣闻:有一回,一个中年级的国小学生说,他们升上高年级了,他和他的女朋友从隔壁教室变成二楼跟三楼,变成远距离恋爱了。虽然是童言童语,但不难发现说,远距离恋爱,似乎真的是当事人说了算。

事实上,过去的研究也曾碰到这样的困扰。曾有过心理学家以物理距离(如80 公里、160 公里)为定义,但这样的定义,你很快就会发现问题所在:台北车站到左营高铁站的时间,远远短过于台北车站到新北市石门区的时间。

因此,后来就有心理学家把「通车时间+物理距离」合并做考量,但这样依然会有问题:有钱有闲的人可以常常搭高铁,要轮小夜班跟大夜班的护理师、月休八天的排班制餐饮业者等等,比起工作时间稳定、薪水又高的工程师,更难应付同样的「通车时间+物理距离」,毕竟两者都得花一样的时间才能碰到面,但前者可能只能短暂碰个面就要离开了,且那笔钱对他而言会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而后者可能可以规划三天两夜的假期,且那笔钱对他而言并不是太大的负担。

当然,也有心理学家用「同县市」、「同一个州」来做近距离或远距离的判准,但结果就是造成江子翠站与龙山寺站的情侣变成远距离恋爱,新店深山与贡寮海边的情侣变成近距离恋爱啦!

所以搞到最后,心理学家干脆设计一份量表,让受试者自己觉得自己有多像远距离恋爱,这份量表包含了四个题目:

  • 「我和我的伴侣住得很远,以致于没办法每天见面」
  • 「我觉得我的关系是远距离恋爱」
  • 「我们在不同城市工作/读书,且持续住在那个城市」
  • 「我们相隔25 英里以上」

总得分越高者,越会被实验者认定为远距离恋爱。也就是说,远距离恋爱不再是一个全有全无的变项,而成了一种倾向。

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便能发现,这四个题目其实包含了「无法常碰面」、「自认是远距离」、「不同城市」、「物理距离」这四个项目,也就是说,过去的定义,其实或多或少都触及了远距离恋爱的一些面貌。

远距离恋爱的分手率没有比较高,但比较容易因为别的原因分手

接着就要进入大家好奇的主题了:远距离恋爱,是否比较容易分手?

根据国内外的研究,答案是No。无论是容不容易分手的程度(即:关系稳定度),以及对关系是否满意的程度(关系满意度),远距离恋爱和近距离恋爱都没有差异。甚至有一些研究指出,远距离恋爱比近距离恋爱更不容易分手。

那么,为何我们会觉得远距离恋爱容易分手呢?这其实是我们的一种归因谬误:事实上,根据研究指出,随机抽样一对交往中的情侣,他们在半年后分手的机率大约是42%,这其实是很高的数字,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海苔熊写的

而既然我们原先就唱衰远距离,对于远距离抱持着不看好的态度,那么当我们听到远距离恋爱分手的时候,其实就会再次验证我们的想法是对的,进而更加加深了我们原先的错误归因,让我们误以为是远距离造成了这些情侣更容易分手,其实他们的分手率和近距离的伴侣是如出一辙的。

但接下来要谈的部分才是重点:远距离恋爱和近距离恋爱会分手的原因,其实是大相径庭的!

根据Pistole、Roberts 与Mosko 于2010 年所发表的研究,该研究调查了61 对近距离恋爱情侣与77 对远距离恋爱情侣,结果发现,对于近距离伴侣而言,要维持不分手的重要关键在于「第三者是否出现」,对于远距离伴侣而言,则是「关系中的幸福感」与「对于关系付出的多寡」。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问我说「蛤?看不到的时候,不是更容易偷吃吗?」但事实上就是如此:「如果他有他的事情要忙,又要花时间陪伴你,哪里来的时间偷吃呢?」

远距离恋爱,需要花上更多的时间成本与金钱成本来维系关系。而根据关系的投资模型(Investment Model)指出:当你对一段关系越满意,自然就越会对这段关系付出承诺,同时也会减少去注意其他的选择,并增加对于这段关系的投入;而「减少寻觅其他选择」与「增加对于关系的投入」本身,恰好又会增进一个人对于关系的承诺。

事实上,过去研究便指出,远距离恋爱,除了需要花上更多时间成本与金钱成本来维系关系,使得如果你跑去找小三的话,会让过去的付出全部白费之外,远距离还会带来一个好处:「远看像一粒朱砂痣。」也就是我们的大脑,会自动脑补那些我们没看到的、对方丑陋的那一面,自然也就比近距离的情侣,少掉许多日常生活中的争执了。

这样的情形,在心理学上称之为「理想化伴侣」。

忙于工作、课业,加上平日闲暇时间需要维系关系,再加上碰面时都要表现出最好的一面,使得自己的丑陋面几乎不会出现在对方眼前,正是远距离恋爱中小三反倒不容易出现的原因。

但是,难就难在从远距离变回近距离,一切粉红泡泡都破灭的时刻。

如何克服幻灭的感觉?从我国的一篇研究来谈战胜幻灭感

事实上,国内的依附理论大师林以正,就曾与他的快乐子弟们海苔熊等人,在心理学年会发表了一篇论文——战胜远距离:「爱情改变观」与「伴侣概念复杂度」的角色。

这篇研究认为,要避免重合后的幻灭感,有两个要点可以实践:

1. 平衡观:

每一个人都有你喜欢的地方,也有你不喜欢的地方。当重逢后发现,对方不是100 分的男孩/女孩时,那也没有关系。

请记得,当初你爱上他的特质,如「他好活泼正向」,在你们吵架时,有可能会变成你讨厌他的特质,如「他好烦,整天只会喊口号要我振作」。

他就是他,他并没有变,你也没有变,只是你解读他的方式变了,这很正常,毕竟当我们用不同心态看同样一个性格与特质时,自然会看到不同样貌。

2. 自我调整以维持承诺:

当你发现对方和你想的不一样时,若能把焦点摆在「该如何让关系进行下去」,而不是「该如何结束眼前的关系」,更有可能让关系真的走下去。

把关系的焦点放在「可以做些什么」而非「哪些是不能改的」上面,这段感情将更有可能走过幻灭。

这两点,正是林以正老师等人发表的那篇研讨会论文中,有助于远距离恋爱情侣继续走下去的两大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