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女子的画像》中的玛莉安与艾洛伊兹,她们的爱情比任何人都还要深刻,即使早已知道这段感情的结局,也还是会选择——爱上妳。

循海而来,浪声涛涛,路途颠簸。当画布落水,玛莉安奋不顾身跳下去救。来时任务是一幅肖像画,为了一场国境之外的婚配。

过去多位画家败兴而归,因为小姐艾洛伊兹不给画,她孱弱地反抗,命运怎么能轻易操之于他人。玛莉安只好装作陪侍,静静观察,到了夜晚时分,再凭着白日记忆,偷偷作画。

开场十分钟,仍看不清楚艾洛伊兹的容貌。玛莉安亦步亦趋,跟在身后,从发丝到眉眼,细看弧度,思忖如何模拟,把对方着墨得恰如其分。


图片|《燃烧女子的画像》剧照

碰见彼此后,才晓得原来这是爱人的目光。眼底有一座湖,静静沉睡,可清澈明亮,而那里头是你。

「我独处时感受到你说的自由,却也感受到你不在。」

孤岛与世隔绝,我们只有我们。这里没有条理分明的规训,没有世俗万物的喧嚣,没有性别位置的坚持。倘若幸福必得伴随孤独,是妳,我就愿意了。

拾起画笔临摹,爱人影像早在心底成形,比起记录,更像仪式。从今以后,妳或成谁的妻子,我唯一能做的,是替妳记住妳最自由的模样。

「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这是一场注定无果的爱情,但在天明到来以前,想亲吻你每一道轮廓,抚触你每一寸肌肤,记得你每一次笑逐颜开。短短几天的相遇,要豢养一辈子的记忆,确认相爱那刻,我再无遗憾。


图片|《燃烧女子的画像》剧照

她们谈起奥菲斯的寓言,写在书里第二十八页,后来成了俩人定情的指认。

故事这么说:奥菲斯至冥府寻妻,歌声悲伤而殷切,打动了冥王,于是网开一面,让奥菲斯带尤丽迪丝走。唯一的条件,是两人走到地面前,都万万不可回头,否则尤丽迪丝将被打回冥府,永远无法复活。很可惜地,在最后一刻,奥菲斯终究忍不住回头,也从此失去爱妻。知晓这故事的人,或许无不惋叹,甚至对奥菲斯产生埋怨。

玛莉安说,奥菲斯的选择,不是情人的,而是诗人的。有没有可能,他想将爱妻最好的一面,深深烙印在脑海,所以才这么做。

艾洛伊兹则说,会不会是尤丽迪丝在后方喊他,想在情人眼里,留下最美的模样。主客易位——是呀,谁说叙事必定要是奥菲斯领着尤丽迪丝走呢?她毕竟也有自己的想法。

「转过来。」

玛莉安临走时,艾洛伊在后头紧追。后者轻唤,前者回望,明白刹那即是永恒。


图片|《燃烧女子的画像》剧照

打从触碰彼此的那刻,沙漏就被命运倒放。我们始于凝视,终于凝视;从承认而发迹,因承认而落幕。

「你问我是否体验过爱?我可以告诉你,就是现在。」

爱,是即使相遇短暂,也要与妳好过;爱,是即使早知结局,也要图一场甘之如饴;爱,是转身看妳最后一眼,然后走远。

时光终将消失,但我们的爱情,会安静地在心底,细水长流,从未逝去。

nancy罗南希视频教学相关阅读:Nancy罗南希心理测验|手机打字的手势,1 秒测出内在性格与感情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