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允许悲伤,才是疗愈的开始!面对低潮时,不用对自己贴上「不好」、「差劲」的标签,试着问问情绪背后的需求,带领自己拆解低能量困境。

演员和行动家贾米拉.贾米尔(Jameela Jamil)是一个鼓舞人心的例子,她在公开场合对自己的身分和信仰展现了脆弱的一面。她分享自己的心理健康细节,特别是受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所苦而产生的自杀念头。

她的推文最后提到:「如果你需要协助,就开口求助。因为事情真的会有所改变。我保证。」

她不忌讳公开谈论对自己与身体形象的挣扎,并发起了「我就是重」(I Weigh)的正向运动,也激励他人。同时,她最近出柜并表示自己是酷儿,她写道:「我的家庭完全没有人公开出柜,一个都没有。演员公开承认自己的性向是很恐怖的,特别当你是个三十多岁的棕皮肤女性,更是如此。」

如果你能完全当自己,就不必遮遮掩掩,还能更加充实和充满自觉地进入这个世界。即使你带着怪异、扭曲和尴尬等的脆弱性(我们所有人都有这些缺陷!)过生活,还是比把这些特质通通锁起来还好。

公众人物搞砸事情、必须公开面对,这种事情我已经见证过很多次。在恐惧文化浓厚的地方,人们通常会感到需要伪装自己,因此而承受太多不必要的痛苦。

人们并不都希望分享自己的真实感受,这并不奇怪。在现代西方文化之中,大众对于失败可以接受的回应是忏悔、充满歉意和坚毅,无视你实际的感觉。这就是大众在面对澳洲奥运游泳队以及涉及破坏比赛丑闻的澳洲板球选手电视道歉新闻时,所期待的事情。

我们都认为自己应该随时做好准备,把失败抛开,继续前进。伪装自己、收编情绪,比诚实对待自己的感觉和承受被批评的风险来得更理想。在短暂的「自我沉溺」之后,你便不能再脆弱、痛苦和焦虑下去,而要保持乐观的勇气,积极且谦卑。

但是,粉刷一个人的与生俱来的多样情绪,或是将其清理得太快,可能会导致心理紧绷。人生并不完全都是幸福满足的,也不是一直要求正面积极就会变得快乐。

如果将这些负面情绪全部隐藏在阳光与积极的一面之下,你如何与这些情绪直球对决?你如何在全心投入生活、工作和演出的同时,还要提醒自己只能表现出光鲜亮丽的一面?如果你刻意无视一切,又有谁能为你提供帮助?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流放和隐藏在我们体内的任何事物,都可能变得充满敌意,最终变得危险。如果你压抑愤怒,不让任何人看见,那么你就无法直面愤怒并加以处理。恐惧就是如此运作的。

nancy罗南希性教育相关阅读:罗南希:想做却无法享受性生活?技巧:增加情感连结,有助于性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