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是安全依附、焦虑依附,还是逃避依附的人,在面对安全感的问题,以及吃醋的行为,都会有不同的应对方式。

最近艺人刘书宏因为时常拍摄亲热戏,会和女生有亲密的身体接触,而导致前女友茵声不满分手。

对于这样的情形,或许并不是只有艺人才会遇到,一般人也有可能因为异性朋友太多、和异性朋友互动亲密而导致分手。

有些人或许会认为,茵声太没有安全感了,但事实上,从依附理论的角度出发,并不是只有不安全依附的人可能会介意这件事情,安全依附的人也有可能会介意。为什么呢?让我们从「依附」的本质来看看吧!

即便是安全依附,也会有缺乏安全感的时候

还记得我时常说过,所谓的安全感三要素指的是「在威胁出现时」,「依附对象」能够「适时出现」、「敏感觉察」、「给予支持」。

今天,如果一个人在一段感情当中很有安全感,其实是由两个条件交互影响而成的:「成长过程的安全感」与「这段感情中的安全感」。

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对这个世界的多数人容易有安全感,那么我们就会说,他的普遍依附风格(Globle Attachment Style)是偏向于低焦虑、低逃避的;而一个人在和特定对象互动中,若对这个人感到有安全感,则他的特定依附风格(Specific Attachment Style)是低焦虑、低逃避的。

当然我们可以想像说,成长过程中较有安全感的人,也比较容易和特定对象发展出高安全感的互动模式,这就逻辑上是没有错的;但是,每个人的情绪按钮(Emotional Button)不同,我曾在先前的文章中提到,即便是安全依附,也有可能对于某些特定的事件、依附量表中的某几句描述,感到特别没有安全感,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为什么呢?这就关乎到每个家庭的背景不同,就会产生不同的小孩了。有着相同基因的同卵双胞胎,交给同一对父母带,都会带出不一样人格特质的孩子了,更何况是世界上的家庭有百百种,就算有安全依附者的雷点是「对于伴侣和异性互动密切」会吃醋,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吧。

虽然可能都会吃醋,但表现的方式不同

不过,不同依附类型的人,在表现「吃醋」这件事情上面,还是有一些差异的。安全型依附,比较会用「好好沟通」的方式和伴侣谈这件事情,他们在起争议的时候,比较不像是在吵架,因为他们的肾上腺素比较不容易飙高,所以也就比较不会那么容易大爆炸。

不过安全依附的人,如果意识到某些事情是他们重视的,同时是难以改变的话,他们选择和平分手的机会也就比较大。我不知道茵声台面下和刘书宏是用什么样子的方式谈分手的,所以我也无从判断他们这段感情的依附类型,不过,若茵声是意识到「这件事情是她重视的」且「她知道这难以改变」,那么她选择分手的结果,就比较有可能代表她在这段关系中是个安全依附的人。

而不安全依附中的焦虑依附,遇到「吃醋」这件事情,有可能会用过度反应策略(Hyperactive Strategy)来抗议,他们肾上腺素会飙升,会用激烈的方式和对方争执,但事实上他们并不想分手──因为他们自觉分手之后,会找不到下一段感情,所以他们只是想跟伴侣争输赢,并不是真的想分手。

那么,逃避依附又会如何呢?逃避依附表面上看起来很少吃醋,但事实上只要测量他们的肾上腺素,便会发现那只是他们的伪装──他们压抑了吃醋的情绪,透过压抑反应策略(Deactive Strategy)来隔离自己的「害怕被抛弃」,事实上,他们只是透过避免和伴侣太亲近,来应对吃醋这件事情罢了。

事先谈好界线再决定是否交往,也许是一个因应对策

先前「网路温度计」平台曾贴出「国际搞暧昧等级」,询问网友能够接受另一半和异性友人做到哪些程度的亲密举动,引来网路上一阵讨论。

个人认为,若是能够以这个表格来做出发点,让每个人在交往前,先和约会对象核对过彼此可以接受的范围,以及因应的策略,一方面可以看出对方面对意见不合时的反应,是否是自己可以接受的,另一方面也可以及早知道彼此的地雷,是不是能够预先避开的,可说是一举两得。

要找到一个一起走下去的人,很难,婚姻专家John Gottman 说过,有69% 的伴侣一生中都有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对我而言,两个人的感情是适时选择,而不是完美配合。

Nancy罗南希高潮相关阅读:罗南希视频:《打扮的恋爱是有理由的》:也许根本无需知道伴侣的全貌,这样才会不断努力去了解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