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性爱,总是有些不自在?欲望是自然的,身体会寻找让自己舒服的方式,试着接纳它、感受它⋯⋯

看见欲望,感受欲望,接受欲望

说出欲望有时对华人女性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回想一下我们的成长历程,曾经见过任何女性长辈表达自己的情欲,众人习以为常或是开心接受的吗?

没有!甚至,如果女性大胆地讨论情欲、自己的身体,或表现出性自主的模样,媒体猎杀女巫、网路人肉搜索的情况比比皆是,众人不但会有许多莫名其妙的道德判断,甚至会有许多非常不尊重的暴力言论出现。

如果有个女人受访时说她喜欢和不同类型的性伴侣做爱,网路新闻下一定会有很多男人写「荡妇」、「这个我可以」、「很脏」之类的攻击性用语。

很多人以为台湾性别已经很平等、女性已经有足够空间表达自我,但提及影响我们生活与自我观感非常强烈的性与情欲,却依然一点空间也没有。

许多人也似乎分辨不清楚,情欲自主的重点就在于「自主」:我要或不要做爱、和谁做爱、在哪里做爱,都是「我」的选择,而非他人强加在我身上的压迫或限制。

因此,首先我们必须花一些时间,练习看见自己的欲望,感受自己的欲望,厘清自己的想要和不想要,然后学习接受自己的欲望。

欲望的产生没有对或错,没有比较好的欲望或比较不好的欲望。

欲望的产生是很自然的,从没有人教我们要怎么产生欲望,也没有人告诉我们要怎么产生感觉,我们一向都只有被教导如何压抑或忽略欲望与感受,但之所以能够去压抑一个东西,也是因为这个东西已然存在,才有被压抑的对象。

试着诚实面对自己,也试着对别人诚实,纵使有些部分的妳和主流社会格格不入,那又如何?

有些研究显示,很小的女童有时在洗澡便会同时抚摸自己的阴蒂自慰,或使用莲蓬头冲击刺激阴部,这些状况其实都代表我们的身体会寻找让自己舒服的方式,这并没有任何错,而是老天爷所赋予我们很美好的本能礼物。

如果妳已经有过一些情欲经验,不管是和自己或是和其他人,试着在安静又安全的地方回想一下妳在过程中的感觉,哪些是妳喜欢的,又有哪些是妳不喜欢的?想想原因,也可以再回想一下,妳从小到大在哪些状态下,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产生了一些变化。

如果妳还没有任何的情欲经验,也可以用自己曾经自慰、有性幻想或产生情欲感受的经验来做回想。

如果妳愿意,可以把那些感觉或状况写下来,书写通常可以协助我们厘清思绪,或面对与接受原本漂浮在思绪中的状况。如果妳担心被其他人看见,可以在电脑中将档案上锁,书写完就删除或撕毁也可以,重点是在书写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和自己对话、整理思绪,进而更认识自我。

当书写完毕,这件事情其实就大功告成了,妳已经获得与自我对话和书写所产生的结果,留下文字有时候是为了回忆,而非一定要重新细细研读。

当我们更认识自己、知道自己的状态之后,才比较能够避免用指责他人或自己的方式和另一个人讨论。双方都该理解性爱关系通常没有对错,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过去的经历或许有时限制了我们对性、欲望或对方身体的想像,两个人如果能把沟通性爱过程中所遇到的状况或困境,从自己出发的观点来表达,也把这个机会看作是一起成长或拓展眼界的机会,我想就有足够的自信和安全感一起来讨论和面对。

沟通小练习:

用「我喜欢」、「我想要」取代「为什么妳不⋯⋯」,减少听起来的责备感。

例句一:可用「我喜欢轻柔一点的进来」取代「为什么妳不轻一点?」

例句二:可用「我想要跟妳上床的频率高一点」取代「为什么妳都不愿意跟我上床?」

如何与另一半沟通性事?

在开始尝试性爱沟通之前,先看看以下这则小故事吧。

小米和Zoe 是交往两年的女同志伴侣,长期以来Zoe 都不太理解小米为什么在做爱中间会喊停,之后就催促她赶快睡觉,总像没有好好结束的感觉。

小米的说法是她觉得不太舒服不希望继续,Zoe 也因此觉得自己好像技术不好很挫折,Zoe 曾经询问过小米要怎么改进,小米也说不太上来,只表示是她自己的问题她很抱歉,久而久之性生活也因此降到冰点,两个人住在一起比较像室友而不像有亲密关系的情人。

交往到两年半的时候,由于出现了猛烈追求Zoe 的公司同事,小米开始紧张担心关系是否会因此结束,希望能改善两人的关系,开始去寻求伴侣咨商的协助。晤谈了几次,终于讨论到让两个人都觉得不知该怎么办的性生活。

Zoe 开始哭泣,觉得自己不被接受,被小米嫌弃。心理师引导了一阵子,小米才说出,她觉得高潮的愉悦让她很有罪恶感,觉得自己是个坏女孩,她觉得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而且还会发出叫声很恶心,也怕Zoe 会觉得自己很淫荡,就不喜欢自己了。

Zoe 惊讶地回应,她很喜欢小米的声音和身体的反应,觉得这是爱的表现,她以为是自己技术不好,没办法让小米开心,Zoe 才觉得小米是否不爱她了。

经过几次晤谈讨论,心理师渐渐协助小米厘清自己过去的经验,看见幼时母亲总是对着小米辱骂父亲有外显性吸引力的外遇对象,让她觉得这是件很不好的事情。

虽然没有办法即刻改变心理和行为,但Zoe 终于理解这不是小米不爱她的表现,不全是自己的问题,也愿意给彼此多点时间调整,小米也逐渐愿意和Zoe 多说一些自己的感受,而不是马上把对方隔离推开。

如果妳过去很少跟其他人讨论性爱中的困难,前几次的尝试最好不要在做爱的前、中、后任何一个阶段开启这个话题。

欲望基本上是由人的本能来驱使,在这些状态下,人比较容易被情感驱使,用情绪来回应或处理,过去有创伤经验的人也比较容易在这样敏感的状态下再次受伤,可能对彼此来说都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一位朋友和我分享过,她和女友长期有些性生活上的不协调,很多话闷在心里许久的她,总不知道要在什么状况下启齿。

某次,好不容易过了两个月的休战期,她们终于又准备要做爱了,但我朋友实在忍不住心里的抱怨,衣服脱到一半便劈里啪啦地把过去所有的不满说出来,原本一心想讨好对方、好好做爱的女友,一时之间觉得委屈便嚎啕大哭。当晚当然不了了之,两人转头就睡,这段感情也在几次这样的重复经验之后草草结束。

我们无法在事前确定对方能否客观地一起讨论彼此遇到的性爱问题,所以一开始选在能够轻松单独聊天的场合,或没有打算要做爱、可能准备要拥抱聊天的睡前时间等,类似的状态会比较适合开启初步的性爱沟通话题。

如果妳发现枕边人似乎有意图想跟妳讨论,或者表达自己对彼此之间或她自己过去的情欲经验等相关感受,妳也可以试着一起创造一个有安全感的环境,让彼此都放松一些。

通常如果是过去很少讨论性经验的人,一开始会有些寻找不到适合的字汇,因此显得有点踌躇,这时给予一点耐心和陪伴,相信最终可以顺利地进行。

比如说:一个明天不用上班上课的夜晚,两个人可以躺在床上聊天,或许可以点个精油蜡烛,让空间氛围是比较柔和的,或者以不影响对话品质为前提,放点两人都喜欢的轻音乐。

也可以适时表达支持与理解对方的感受,就算那个感受可能某个程度上是指向妳也有些需要调整之处,那也不是妳的错误。两个人本来就是有差异的个体,自然不可能百分之百一拍即合,反而透过这样的交流,妳们可以更了解彼此,试着让彼此更开心。

如果尝试了几次都有点碰壁或不甚顺利,也可以考虑前往专业的心理咨商所,寻求了解同志亲密关系议题的心理师协助。背景不同的两个人本来沟通模式就会有所落差,寻求心理师协助并不代表任何一个人「有问题」。

可以把伴侣咨商的心理师想像成是翻译的角色,这个专业人员将协助两个不同的个体彼此听懂,进而了解双方心中真实的想法,再陪伴和协助两人一起找出可行的方法,让关系更有进展。

哪里能找到罗南希课程视频相关阅读:罗南希课程:运动完的全身伸展动作10 式:伸展时,你应该感觉到肌肉的张力,但不是「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