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照顾伴侣和孩子的细腻或许是天生的特质,但不代表是应该揽在身上的责任。当「照顾家庭」的成就感变成了精神负担,「贤妻良母」还是赞美吗?

贤妻良母这四个字是成为女性的成就?

令人窒息的母职有谁真的在乎呢?

因疫情关系停课不停学也过了一周,今天视讯上课终于顺利了些,不过儿子仍然需要妈妈我的小小协助,其实儿子大部份都能独立作业,不过新的操作介面和老师的指令尚未熟练到可以跟得上进度。

其它同学也有网路不顺或不熟悉介面等其它问题,不过都比上周好得太多了。经过了一周的视讯上课,除了对电脑操作越来越熟悉,专注力也变好了。

虽然先生说可以让他自己来,这样我不会那么累,但是我个人觉得,孩子虽然也要学习独立,但家长也要有责任感,不能把所有学习的事全部都丢给老师。教育不是把孩子丢给学校交给老师就没事的。辛苦事小,别造成老师的负担也是为了彼此好。

今天陪着儿子上课,一边工作一边耳朵也专心听着老师的教学,同时还能一字不漏回答儿子问我的问题,我想没有如此的停课经历,我都还不知道,我有这样的能力,真不知道要高兴还是哭啊。

其实边陪读边工作真的很累,但还是忍不住想要把另一半和孩子照顾得更好,希望他们在家上班上课疲累之余也能感到有开心的享受。

所以即使又忙又累,也还是会尽量完成他们曾经说过的「想要」给他们小惊喜,即使他们没有要求我一定要这么做,即使他们都相当体谅我的辛苦,但我还是想要这么做,不知道这是不是妈妈的奴性或是我就是这样服务性格的人吧,总之我就是想要做很多让大家感到开心的事,因为我也会感到很开心。

儿子下课休息的空档,我利用时间分批备菜和消毒家里,直到儿子中午下课,立刻冲去厨房忙料理午餐,挑战在二十分钟之内完成。

下午的行程大致上和早上一样,身心颇疲累,连戒了二周的咖啡因也因此大破戒,因为实在太需要咖啡因的贴身陪伴和鼓舞了。咖啡是妈妈的好朋友啊!

多重的妈妈身份,既陌生又熟悉

忙碌的先生本周不用去公司上班,在家远距上班也还是很忙。

儿子在客厅上课,先生在我平时工作的书房工作,避免相互干扰,我边陪着儿子边工作,在茶几左下方那一点点的小空位展现自己多功能事务机的功能。

因为孩子要上学,先生要工作,这些都是应履行的责任,也是因为如此,让即使在家有工作在身的妈妈学会先舍弃自身的权利,以协助先生小孩为优先,自己的工作即使再重要,在这时反而显得微不足道。

这是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妈妈虽有工作,不论是家务或是有薪酬之工作,都不及另一半多,而在家工作几乎在大众的眼中仍属家庭主妇的琐碎日常,所以一起在家工作的最近,当然不会以妈妈的工作为优先,而妈妈也会因此默默的退居幕后,这就是身为妈妈和太太的自知之明。

这么说并不是想要抱怨些什么,实际上我还是很好,我的孩子和我的另一半都非常体谅我也对我很好,我们深爱着彼此,也在每一次的困难里学习理解彼此。只是最近因疫情在家上班上课的日子里,我看着他们各自忙碌,而在妈妈身份里的我在最近多了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受,我想大部份的妈妈也一定和我一样有相同的感受。

女人啊,身为女人,只要进入了人生的另一阶段,就会不自觉的认为自己的牺牲奉献是责任,如果不,就觉得自己好像不配与贤妻良母、身兼数职的妈妈、媳妇、太太的身份。

书房里、客厅里,认真的上课和上班,看着我深爱的二个人各自专注与忙碌,好像没有属于我的地方,除了找空档的时间打开笔电工作,输入少得可怜的文字,其余时间都在儿子的学习、厨房与家务里打滚着。

这时心也会感觉到孤单,不是担心没有人了解,而是我们是长期以来都在「女主内」的旧有思维里,并不是说另一半不懂,老实说其实我们自己也仍在旧有思维里,疑惑着自己处在现实的生活里,如何找到自己又如何表达自己呢?

再次重申,这并不是要抱怨也没有不满,只是大多数家庭中没有领薪的全职妈妈,有很多看不见的为难,更因此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收入而默默隐忍放在内心的心理需求,虽然全职妈妈没有实质上、看得见的收入,但是全职妈妈所做的一切如果硬要换算成冷冰冰的钞票,虽然我们不想用数字量化,但却也是相当可观的,那么有人看得见妈妈的付出吗?

孩子只找妈妈,难道是母亲的错吗

妈妈并不是家庭中所有一切的负责人,家需要每个人的付出与体谅。

即使是有收入的职业妈妈,回到家或多或少会因社会给予的或是自己认为的「母职」而有所牺牲,这所有的生活琐碎细节一下子就过去了,但随着时间过去,心里累积的失落与孤独并不会过去。

不论职业妈妈或是全职妈妈,我最常收到粉丝妈妈的讯息几乎都是⋯⋯(真实且未修饰)

「因为孩子不想要爸爸哄睡,所以我只好又是我陪睡!」

「因为孩子不想要爸爸帮忙洗澡,所以我只好又是我洗!」

「因为⋯⋯,所以最后又是我!气死!」

「我在那忙得要死,那个人就陷在沙发里玩着他的电动,也不帮忙做家事,然后说:『啊,孩子就是只要找妳啊!』我看了真的满肚子火。」

「我明明只有一个孩子,为什么结婚后天天都要一打二,猪队友可以不要增加我的麻烦吗?」

其实另一半并不是没有尝试,当然爸爸们也很忙很累,但妈妈又何尝不是呢?孩子只黏妈妈、习惯妈妈,很正常,但爸爸也需要继续为了彼此与孩子尝试再尝试。

另一半的陪伴,也是一种帮忙

记得儿子一岁前的睡眠作息像极人家说的天使宝宝,不用人担心,但一岁后的睡眠与作息就完全变了,每天的精力丰沛到即使天天带出去放电都无法消耗,而小时候也只黏我,睡觉也只要我陪,只要是先生哄,就大哭到像被家暴一样那么惨烈。

那时我也有工作,为了争取自己可以有更充足的工作时间,为了不让先生睡眠不足,我每天5 点半起床工作,直到儿子醒来前,我有完整三个小时的自由时间,分秒必争,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即便如此,当时我们也温和的坚持不轻易妥协他的高坚持度,因为亲子间的依附关系不是皮球踢来踢去有人接住就好,亲子间的关系是需要父母双方努力不懈让关系和互动慢慢升温并恒温的。

记得那时一、二岁的儿子宁愿哭得惨烈也不让先生陪更不让先生哄,我知道因为自己是儿子的主要照顾者,会黏妈妈也很正常,所以会给予儿子很多的安全感与信任,但是不能因为这样而放弃爸爸与孩子建立情感的互动机会。

如果儿子不愿意让先生帮忙洗澡,我们就一起洗澡;儿子不想让先生哄睡,我们三个就一起入睡,虽然儿子很不好哄睡,每次哄睡的时间都要二小时以上起跳。

接着半夜二、三点他又会莫名奇妙的起床想要玩,然后哭闹,搞得我们人仰马翻,睡眠严重不足,回想起那时真的非常的疲累,不过在孩子成长的每一个阶段,本来非常需要我们的理解,除了引导与理解,我们也坚持共同陪伴。

再大一点,儿子上学了由于未上安亲班,陪伴完成回家功课的工作也因先生上班时间的关系,落到了我的身上,因此难免会因为写功课而有所磨擦,虽然对此感到头痛,我们也还是会共同讨论如何协助儿子。

至于家务事,大部份都是由我们共同完成,较琐碎无形的情绪劳动就在经年累月的累积下,变成了我的责任,当我从满腹的成就感变成情绪负担时,我意识到不该因为我的细腻而变成是我的强项并揽在身上,于是先生和我开始慢慢探讨这些无所不在的情绪劳动,彼此需要的不只是各司其职,而是彼此体贴,提供建议与协助。

那些看不见、却没完没了的情绪劳动

虽然我们处在讲究两性平等的现代,但是在家庭里的性别差异坦白说仍然是存在的,女性在照顾孩子与处理大大小小的家务上所花费的时间,还是比男性多,而很多很细碎的小事都无法列入或量化成家务。

对许多男性而言:「那不就是这样吗?」

可是男性较不明白的是,即使家务微小至只剩下数字,也是需要花费很多的心力与过程才能完成的。

当然我们也常听到另一半抱怨着:「有什么好计较的。」

那才不是计较!那是因为很多具体的家务微小到几乎无形,所以另一半是感觉不到的,难怪「理解彼此」会这样的难,因为总在鸡同鸭讲里坚持着自己,然后以为睡个觉隔天就没事,其实只是被挤压到心里最深的地方,等待下一次一触即发。

无形的心理付出与担忧,并非像解数学题那样一板一眼,好多的细节需要持续关注与执行,不是因为女性天生多虑才庸人自扰,细腻是特质,不代表是女性应揽在身上的责任,当成就感变成了精神负担,女性获得是更多不堪的批评,而非体谅。

举例来说,双薪家庭里,如果男性需要长期在外地工作,大部份会获得赞赏;若换成了女性长期需在外地工作,就会被说成是没有母爱、失职的妈妈,怎舍得离开孩子那么久?

一样是工作,为什么差那么多?

最近先生的男性友人到了外地工作,老板录取的条件是,只要已婚就代表稳定,因为有老婆会在家顾小孩,但倘若是已婚女性面试时,老板就会替女应试者担忧她的未来,女性婚后要生儿育女,到时又要请育婴假,很麻烦?

明明都是已婚男女,但性别的差异仍让女性明显失去很多工作与升迁机会。公司有公司的考量,并非不能理解,未来能否有再多的更进一步成了未知与期待,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完全体现了两性平等在目前仍然是失衡的。

以上我简化了很多过程中的难,我们也曾经历过亲子关系紧张的过程,有开心也有不开心,那都是亲子间成长最重要的养份,我不会刻意避开那些不好,因为少了那些,不会有现在的我们,更不会有深刻的每个后来。

那段难忘的时光,让我们一家三口的情感连结变得更紧密,也成为我们心中最美的回忆之一,老实说,我们都好想念那段时光,好想再回到过去重温一遍孩子的每一段成长。

忙了一整天又自煮三餐,先生因工作关系无法时刻伸出援手,但下班后他马上进到厨房来拥抱我并对我说:「辛苦了,我今天终于见识到和孩子视讯上课的辛苦了,如果没有妳陪孩子,我可能什么事也做不了,谢谢妳。等一下,妳好好休息,剩下的我来做就好。」

晚餐后,他整理了一顿也洗好了所有的餐盘,让我赶快休息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太累了!虽然他也忙也累,但他从没有让我开口求助,并主动关怀,这让我的疲累瞬间一扫而空。

女性不是非要另一半承担很多事,那并不会让她感到幸福,而是她需要被理解被体谅,也不需频频求助另一半「帮忙」家务,因为家务一直都是需要一起共同合作完成的。

罗南希动停法训练周期相关阅读:罗南希课程:「为什么爱着爱着就不爱了?」关系心理学:错的人迟早会走散,对的人迟早会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