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接纳自己的人,很难成为一个自然有魅力的人。」我们在意外表,究竟是为了自己,还是其实是为了取悦他人、社会?

有魅力的人,对你来说是什么模样呢?一个妆容精致或发型油亮、衣装笔挺,看起来能干之人,还是一个妆容朴素、衣着干净清爽,看起来自在从容的人呢?

在网路传媒的推波鼓吹下,现代人的容貌焦虑日益增强,不论性别,对外表容貌的在意,来到前所未有的焦虑程度。

若没有经过化妆、头发造型品以及流行衣着的缀饰,往往不敢出门或是拍照,拍了照后也希望可以藉由修图来美化自己。网路上充满人气的照片或是影片中,大多数都有公式化的美丽或是帅气标准。

期望外表体面不会造成问题,但当容貌有了硬性标准时,往往成了令人喘不过气的隐形压迫

外表美丽或帅气,是我们下意识认为魅力的基础,然而追求美丽与帅气成了令人喘息不了的标准时,那就值得我们去一探究竟了。

有些男孩或是女孩,甚至在伴侣前不敢卸妆或是呈现没有整理发型的状态。而年纪稍长的女性与男性,也有类似容貌焦虑。中年女性害怕皱纹与皮肤松弛,中年男性害怕秃头与身材走样。

这些焦虑造成保养品、植发产品、整形,或是修图软体热度始终不衰。人们似乎用了外表去定义了很大一部分的自我价值,人们愿意花费不少金钱去设法提升外表带来的自我价值。

我曾经藉由外表的美好去试图求得自我价值感,但再多的购置,也填不满空泛的自我

我曾经非常在意外表,中学还有发禁时,我就非常重视自己的发型,往往与老师就头发的几毫米差距争得不可开交。到了大学,离开家乡求学,离开了父母的掌控后,我对外表的在意来到了高峰。

时常购置衣物、鞋子等行头,甚至会穿西装打领带前往课堂,认为这样体面的外表可以展现自己的自我价值。

然而,每当被人反应自己的某个行头不够好看、发型有些瑕疵、衣物料子好像不够细致时,我都会显得万分焦虑,那个行头、发型品、衣物就会被我束之高阁,我认为那些东西破坏了我的自我价值感。

我一直在填补会被别人看穿的坑洞,无尽地挥散金钱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有魅力,往往半夜沉浸在网路购物的世界中难以自拔,渴望找到更完美的行头来衬托我的自我价值。

直到四年前,在上海工作的时候,看着满溢出来的衣柜,感受到自己总是为自己的外表容貌感到十足焦虑。

我惊觉,我到底是用这些外在行头去试图衬托出自我价值,还是因为我的自我价值感低迷,而我渴望用外在的行头去填补、掩盖呢?

如果我的自我价值感高,为什么我害怕那些对我外表悉悉簌簌的评论呢?如果我的自我价值感高,我为什么还会需要努力迎合别人的审美观呢?我追求外表,到底是为了取悦自己,还是取悦他人呢?

我开始想去看看我的自我价值是需要依附外在,还是我不管外表怎么变化,充足的自我价值感依然能使我感到放松。于是我有了一个巨大的转变,我把我的头发剃成平头,衣着也从花俏转变成简单干净。

连去约会时,也试着朴实无华,展露真实的内在给对方,想藉由整体真实的状态去看看我的容貌焦虑处于什么程度。而我也经过长时间的自我探索,逐渐摆脱容貌焦虑,逐渐可以在各个场合、各个情境里,更加轻松自由,不去取悦他人,而拥有充盈的自我价值,但同时也不感到魅力的减少。

我们对完美主义的执着,延伸到了自己的方方面面

我们对完美主义的执着,往往是对应到我们对自己天生的价值的不接纳,对自己当下的不接纳。希望自己每个方方面面都可以表现完美,从我们对容貌的焦虑可以略知一二。当我们面对其他人时,总会有一种压力要自己随时处于体面、迷人的自我压迫感。

此等的自我压迫感还延伸到生活的各方各面。当别人认为男性约会时要主动全额负担以示大方与能力时、认为女性约会时要节制食量以示矜持时,自我价值的低落便无法抵御这样外在看法的挑战,因而备感焦虑。

我们时常认为,对方讨厌我们真实的样子,只想看到我们符合他们眼中期待的样子,而低落的自我价值感也使我们下意识去改变自己、讨好对方。

然而,我们是没有能力变成别人眼中完美的样子,因为依附外在认可的完美标准要达到是艰困万分的,努力不懈依然会有被挑惕的部分,仿佛我们汲汲营营在设法符合全世界每个人的喜爱标准那样,我们仿佛成了低自我价值的价值奴隶。

找回独特的自我魅力:破除社会的既定价值,找到懂得欣赏自己独特价值的人

我们总在成长的过程被灌输,我们要去符合群体的价值观,而现在社会充斥的就是「自恨」的风气,总认为每个个体都不足够好,一定要符合外在标准,才足够被人认可、被人爱。

「没考满分不够好」、「没有赢在起跑线就会一辈子输」、「不能轻易夸奖孩子」,渐渐地,我们也把这些外在的标准「内化」了,我们把外在的批判者内化了,我们成了批判自己最大的根源。

实际上我们可能看到别人浏海分岔了、鼻毛露出来了,可能都没有特别感受,甚至不会觉察到。然而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我们内在的批判者便会出来大肆批判,我们竟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与自恨之中,认为自己的浏海与鼻毛成了我们被人喜爱的关键之一。

我们看见自己内化了社会既定的价值,是重塑自我价值的第一步。我们没有看见我们的无意识模式,要怎么去处理呢?

再来,我们可以去接近无需精致外表就可以感到舒服的人们,成为他们的伴侣或是朋友。一群人彼此可以鼓励用最舒适自由的方式生活着。也试着远离充满父权凝视以及有僵化的外在标准的环境,呼吸真实自由的空气。让自己的独特价值吸引信任自身独特价值的人们。

但,最关键的还是自己内在的转变。我们看到了内化的批判者,并试着逐渐移出自己的信念中。不再依附于外在的标准来证明自己的内在价值,不再试图去取得公认的美好资格,并去信任自己天生就很可爱!

nancy罗南希教学视频种子相关阅读:罗南希日记:「你的存在本就是十分有价值的」读《媳妇的辞职信》:没有人可以勉强我成为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