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属于没有安全感、黏人型的恋人吗?不自觉讨好他人、伪装成对方期待的模样⋯⋯你知道这样可能会破坏关系的平衡吗?

安东尼因为缺乏安全感而前来接受咨商。不安感已经使他的婚姻关系产生裂痕。安东尼极度害怕丈夫会离开他,这种想法使他焦虑、多疑。每当丈夫马克(Marc)出门上班,安东尼就会开始想像最糟的局面,例如丈夫外遇或是不再爱他。

两人争吵之后,安东尼会不停道歉求和;如果马克晚上出门与朋友小聚,聚会结束时,安东尼总会突然出现,陪伴丈夫一同回家。安东尼类似典型与安抚型讨好者的综合体,送东送西,随时在讨丈夫开心,不过他黏人的行为已经开始令马克喘不过气。

安东尼讨好行为的背后动机是控制对方,不肯让马克离自己太远,不过这些举动只会带来反效果。

他说:「我的焦虑感时好时坏,这周特别严重,因为马克和几个朋友出门玩。我知道他讨厌我这种行为,但这只是让我更加担心。他不再接我电话,我知道这完全是我的错。我把他越推越远。我好怕会失去他。」

安东尼说话时的表情就仿佛一个担心受怕的小孩。我问他:「你曾经失去过亲人吗?」

安东尼的母亲中风过世时才七岁。他没有太多妈妈的回忆,不过他记得妈妈做的香蕉煎饼;也记得自己坐在最下层的阶梯上,妈妈教他绑鞋带;而母亲过世那一夜,他更是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他坐在医院走廊坚硬的塑胶椅上,听到父亲在电话中说:「结束了,她走了。」坐车回家时,安东尼哭着入睡。安东尼与父亲不亲,他形容父亲是所谓的「大男人」,隐藏自己的感情,也教导儿子效法。

当时没有人协助安东尼理解自己排山倒海的悲伤,他也没有能力排解,因此长大成人、与丈夫建立关系时仍然背负着沉重的情绪。对安东尼来说,失去并不伤心,而是可怕至极,是一切的终点。

刚听到我说他的焦虑可能源自多年前小时候的遭遇时,安东尼很吃惊。他茫然地盯者我背后墙上的画,仿佛在自言自语:「你的意思是,我的焦虑感可能不完全是因为担心丈夫外遇⋯⋯」沉默了好一阵子之后,他看着我接续道:「而是害怕再次失去自己所爱的人,是吗?」

安东尼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讲过母亲的事,就连他丈夫也不知道详情。长大成人后,他不知道该如何排解害怕失去的感觉,因此只能透过讨好来防止心爱的人离他而去。

不论出现什么感觉,他期望丈夫安抚他的情绪,他需要马克告诉他:一切都会没事,两人的关系很稳固。安东尼将真正的感受埋藏心中,情绪爆发、失控之后,他又会乞求马克的原谅。

他没有可供参考的范本,他不知道在关系中出现各种感觉都是健康、正常、安全的;他不知道感情断裂之后仍有修复的弹性。反而,他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操纵丈夫安慰、安抚自己,却在这个过程中疏远丈夫。他运用各种讨好策略,紧抓丈夫不放,却反而赶跑对方。

结束咨商后,安东尼了解自己恐惧的根源,也下定决心要向丈夫坦承自己的需求:一个可以抒发真实感受的空间,并允许彼此撕裂感情,目的是重建更真诚的关系,营造更有意义的安全感。这样的过程并不简单,但至少安东尼有了前进的方向。

揪出自我破坏者

有时你不顾一切避免可怕结局的行为正是导致悲剧的原因。

就像安东尼极度害怕失去马克,不过他紧抓对方不放的行为破坏了关系中的信任感。就以后见之明的观点,来检视你的讨好行为是否曾经破坏感情关系。

你过去感情关系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你能否看出自己的感情结束有无固定模式?

也许你往往是喊停的那个人,也许通常是对方先提分手;也许原因总是一样;也许你早就预见这种结局,又或者出乎你的预料之外;也许你们早该分手,但出于责任感或害怕孤单一人,你们仍旧在一起;或你从未解开第一次争执种下的心结。

如果你无法忍受被讨厌的感觉,感情关系可能一遇到障碍就分崩离析。

如果发现自己无法讨好对方,你就觉得自己必须逃离,于是你亲手毁掉感情,或是间接引导对方终止关系。或者,你也可能使出全套讨好策略,加强对伴侣的控制,不过这种讨好行为使他们喘不过气,只是适得其反。

或者你期望对方的表现符合你一直以来对于讨好他人的认知。他们突然意识到每年圣诞节都必须与对方的亲人共度、关爱等同送礼,而每封电子邮件及简讯都必须立即回覆。没有协商空间,也没有自己的身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唯一的选择是离开。

如果你能察觉过往关系的结束常是因为自我破坏者暗中动手脚,请进一步询问自己:你害怕的到底是什么?你是否试图努力满足自己对「良好」伴侣或感情关系的想像?

不执着在「良好」的关系

身为讨好者,在感情关系初期,你可能会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使出全力讨好,但这种方法注定失败。为了要讨好(或不触怒)伴侣,你无法告诉他们自己真正的感受。

为使表面运作顺利,你伪装成对方期望的样子,或是自己心目中的理想模样,直到再也装不下去。对方发现你的真面目后结束关系,或是你在自己身上看到对方的影子,未能达到自己的目标,于是你决定结束关系。

你决心下段关系要更加努力或是降低要求,重新出发,追求自己应该成为的模样,而不是展现你现在真正的自己,于是同样的剧情再次上演。

你对「良好」伴侣或感情关系的想像是从何而来?安东尼的父亲教导他埋藏自己的恐惧,于是在重要的感情关系中,避免冲突是他获得安全感的唯一方法。

从不争执的家长可能让孩子误以为关系中所有冲突都是负面的,且应尽力避免。

不过事实上,如果处理得当,冲突是关系中的必要元素,是展开重要协商的契机,能催生平等且一加一大于二的合作关系。也许你的家长争执不休,或有一方经常不在家,不论什么原因,总之你经营自己的关系时不希望仿效他们。

这时你可能用难以企及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在关系中担下所有情绪工作、接纳负面行为,或使用抵抗型讨好者的行为模式与他人保持距离。你极力避免复制成长过程中目睹的失调关系,但可能因此矫枉过正。你应该着眼目标,这样才是朝正确方向前进的方法。

有些讨好者从不知道,其实只要开口要求就能获得心中想要的事物;不必努力追求「良好」的关系,只要把握真实的感情就够了。也许你渴望的事物一直都在伸手可及之处。

不相信自己拥有吸引力且值得获得关爱,在无意识中以黏人的行为破坏感情关系,导致你预料之中无可避免的失望结局。

你只知道自己不知为何再次失败,以为是因为讨好得不够卖力或自己不够好,进一步强化自己有所不足的想法,并将这种信念带进下一段关系中,那么只能准备迎接另一个令人失望的结局。

罗南希技巧视频相关阅读:罗南希课程:剖析7 岁到78 岁爱情观:爱情是甜蜜的痛苦,是吵不完的对手、吵不散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