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在「真实的自己」和「符合大众期待的样貌」之间,迷失了方向,试着停下脚步,问问自己在什么样的状态,并透过本文的方式,拥抱与众不同的自己。

「我是不是很奇怪⋯⋯他们看我的眼神怎么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我是不是应该要像其他人一样,才能融入大家?」你是否也曾有这些疑问呢?

觉察到自己的独特性

8 岁那年的夏天,我牵着妈妈等着回家的公车,那是个风和日丽且再平常不过的下午,若有似无地还能感受到徐徐暖风吹过身体,对这世界仍懵懵懂懂的我,突然被一股突兀的味道所吸引。

「妈,你有闻到刚刚那个人身上的味道吗?」

「哪有?!什么味道?」

「就是有一个美国人的味道呀!」我一讲完,妈妈错愕地看着我,好像发现他女儿竟然是个神经病!

「真的啦!他走过时,我有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稚气的我执意说着,并不懂妈妈的反应。

为何我会知道美国人闻起来是什么味道呢?因为这股味道勾起我记忆里,曾在几位美国亲戚身上闻到的味道。

当时觉得这股味道很特别,也记得他们每每回到台湾都会有这股味道,对我来说,这股味道已经贴上了「美国人」的标签,是一种我可以区辨人的方式。

年幼无知的我,只希望妈妈知道我在说些什么,妈妈却只是自顾自地牵着我走。

我带着期待的眼神,目不转睛看着妈妈,心里不断地猜测和试图找出原因,坚持等待妈妈的回应,尽我一切可能去吸引妈妈的注意,但妈妈的沉默不语好像在告诉我,不要再追问下去,就此为止。

如此的画面和情境,定格了我的内在时钟,外在的一分一秒仿佛让我经历了永恒,期待渐渐退却,转而侵入我思绪的是焦虑感,感觉当下的自己是被丢下的。对于儿时的我来说,这股深刻且真实的「被抛弃感」是第一次感受到。

至此,我开始对自己以及当时的事发过程,充斥着许多疑惑和纳闷,如此深刻的内在经验和儿时记忆,也伴随在我的成长过程⋯⋯从那时我才发现,我体验到的世界,原来跟大多数的人有着些许不同。

戴上符合期待的面具

经历过这件事,我了解自己在气味上有着特殊的敏锐,同时也觉察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听懂我所说的感觉、描述的气味。家人朋友的反应总向我透露着:「你好奇怪喔!」

收到这样的讯息,一开始难免是疑惑的,疑惑他们为何不理解,到后来逐渐对这样的讯息产生焦虑,转向担心自己被大家视为异类,害怕被大家排挤孤立,甚至也怀疑过自己的特殊性。

种种的碰壁,我开始害怕这样的特殊性,也不知道如何回应这样的自己,渐渐我学会不再轻易地展现自己,也减少了关系间的尴尬,和避免过多异样的眼光。

对我而言,是一番吃力且无奈的适应和改变,好让我在他人面前是「正常」的过程,也开始学习符合这个社会和人际间互动的模样,为自己打造了一个,专属于「应对外在世界而存在的面具」,久而久之这个面具,也悄悄地住进我的人格之中,成为我的一部分。

在群体的生活中,因为害怕与别人不一样、担心不被同侪认同,选择隐藏并打造一个能够被接纳的自己。正在阅读的你,可能也有与我类似的经验。

坦然地展现真实的自己

我想借此来谈谈「接纳」这件事,相信大家对这个词不陌生,但很多人可能为了迎合多数人,成了群体之下的牺牲者。被动地接受他人或是社会给的框架,于是我们发展出对外应该要有的样子,却与内在真实的自己有些落差,这样的行为在心理学上称作「假自我」。

亦即在关系系统中所产生的自我,是较不成熟且自动化的反应,也容易出现在团体从众压力之下,Bowen 曾说:「假自我是一个能扮演多种不同角色的演员,他能扮演的角色相当广泛。」

其实这样的行为并不是件坏事,就像是我们对每个人都会使用不同的模式去应对,就是所谓的相处之道。

只要能够意识到自己的假自我,并给予理性的思考与同意,理解它其实并不糟糕,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真实的自己是谁,自己是如何的特别,是否能够好好接纳自己,不论是哪一个面向的自我,我们都有责任、选择和自由成为自己。

相信很多人曾在「成为他人期望的自己」以及「做自己」之间,试图做出一个决定,这样的矛盾在每个人心中自有个定夺。但我告诉自己,或许我可以在两者之间取中间值,以及能够弹性地在适合的场合中运用。

这样的中间值就是先意识到自己的「假自我」是如何形成的,并认知到自己在什么情况下运用它,换句话说就是,我们要看见自己的行为与背后的意义,并且重新检视真实的自己。

4 种方法,接纳自己的与众不同

在我的经验中,我自己也持续做了很多的练习和尝试,其中不免需要鼓起勇气去面对各种未知的结果,然而至今的我已经能够在面对自己与外在之间,坦然地展现真实的自己⋯⋯那么我如何重新接纳起自己并实践呢?或许我可以提供些要点与方式:

1. 把自己写下来

首先,在一个安静且不受打扰的私人空间进行,以近一周或是当天为书写基准,把自己那些没有说出来的话或是感受,用纸笔好好描述下来。

在我的经验中,写下来就像是照镜子般,可以在纸上看见自己的模样,同时也有一种抒发的感觉。

2. 尝试不过分注意那些眼光和评价,成熟理性的判断

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一环,具备上一点的练习,我也鼓励可以尝试保持这样的书写习惯。

因为书写的过程除了具有疗愈效果之外,那些加注在身上的评价和眼光,可以透过书写的方式,区辨自己认同与不认同的部分,借此培养自我价值判断并增加自信,是能够稳住自己内心与提供安全感的方式。

3. 在安全且熟悉的环境下与信任的他分享自己

在自己斟酌并同意的情况下,我鼓励每个人都可以与他人分享自己的真实,这是重新建立正向新经验的开始,也是实践之中相当重要的过程。

很多的疗愈过程都是在关系中建立的,自信心的建立与增强也不例外,想要坦然地做自己也需要坚立不摇的自信心,持续地在关系中练习,你也可以将做自己的自信心变成做自己的坚持。

真实的过程中,我相信仍会有些挣扎和别扭,此时不需要强迫自己豁出去,可以Baby step 的方式,也就是一次一小步的进行,一次一点点地让真实的自己试试水温,慢慢地从这之中建立自信并实践。

4. 阅读

阅读相关书籍与知识,除了能够增加视野与思考面向,也能从中获取知识的力量与自信,更能够透过书籍疗愈自己的身心灵,与增加自我觉察的能力。

在心理学派中也有读书治疗的方式,鼓励人们自主地去寻求相关的书籍,从阅读中获取所需的资源以自我协助,因此我也相当鼓励能够维持并培养阅读的习惯。

「从好好的接纳自己到做自己」这样的过程,本身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允许自己不断的练习并给予自己最大的包容,坦承自己与众不同的特质,我们才能够在群体中保留自己的特别并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在群体生活中不迷失自己、不随波逐流,如此更能活得真实,同时你会发现自己变得轻松且更自由自在,此时专属你的气质也会随之散发!那会是你成为自己最美最有魅力的时刻!

罗南希录音相关阅读:罗南希日记:「一通电话,就决定嫁了」林志玲与AKIRA:谢谢在这不安的世界,有彼此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