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活动》和《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描述日本社会中离婚制度的不友善,以及造成离婚女性二度伤害的各种尴尬场景,看完这两部日剧让人不禁思考,对于「离婚」这件事,我们如何还能做得更好?

2021 年,日本推出了两部恰巧都是以离婚做为主题的剧集:《离婚活动》和《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以轻松幽默的调性探讨感情与婚姻关系,也让人看见婚姻与女性自主间难以消弭的冲突,以及日本离婚制度中的性别歧视。

除了这两部日剧所带出的婚姻议题外,刚落幕不久的东京奥运,也因为一则媒体争相报导的场外绝食抗议而险些失焦,让婚姻所衍伸出的亲权问题再浮上台面。

不论是影像再现或现实困境所提出的质疑,都让人不禁想问,日本的婚姻与离婚体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图片|《离婚活动》剧照


图片|《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剧照

《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与《离婚活动》中的夫妻同姓制

《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剧名已非常清楚的交代,女主角大豆田永久子(松隆子饰)是个经历过三次婚姻,对感情与婚姻经营却仍懵懂,甚至可说并不那么在意的女人。

她看起来可爱傻气,却经常有着大智若愚的智慧。曾爽朗的说出:「在路上捡到一百元花掉是犯罪,但离婚一百次不是喔」,却又会被为路上半生不熟的友人以前夫们的姓氏叫住而尴尬得有些不知所措。

在剧中,永久子离过三次婚的身分标签是荒谬的笑点,她与三位前夫间,以及前夫们彼此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微妙关系是叙事的重点,而最终整部剧集所希望做的,是去除离婚的污名。

剧集的首集,永久子参加了亲戚的婚礼,在宴会过程中,她的婚姻状况不仅被自己的父亲拿来说嘴,当作茶余饭后塞牙缝的话题,原本想自嘲的永久子,也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被众人当作触霉头的象征。

而后我们看到,永久子在路上遇见了几个不是非常熟稔的旧识,她们分别以「田中太太」、「佐藤太太」和「中村太太」叫住永久子,而永久子田也尴尬的分别回应,并难为情地告知她们她现在已经不是某某太太了。

这段困窘的巧遇,突显了日本婚姻制度中的「夫妻同姓制」,如何让女性在脱离婚姻关系之后,旧身分仍如影随形,并强制女性于公于私都需多次昭告她现行的婚姻状态。

而每每遇到这样的状况,当然不可能只用「我离婚了」四个字便简单带过,离婚的来龙去脉多少都得交代一些,身边的人也可能对离婚者品头论足一番,造成二度伤害。


图片|《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剧照

离婚后改回原姓的问题,在日剧《离婚活动》也同样在剧情中再现。《离婚活动》的故事起于水口咲(北川景子饰)与绪原纮一(永山瑛太饰)这对零交往便闪婚的夫妻,在婚后很快便发现两人的三观都是天差地别,进而引发一连串的严重误会与冲突,婚后不到几天便开始准备离婚程序。

有趣的是,在两人速结速离的过程中,竟发现双方的父母,以及女主角的姐姐也都在准备步入离婚殿堂,全员离婚活动就此展开。

《离婚活动》与《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不同的地方在于,虽然同样以离婚为主题,《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着重的是将离婚正常化,并幽默细腻的刻划离婚后的双方如何维持如家人与好友般的关系。

但《离婚活动》则谈双方如何因为协议离婚,真正开始意识到两人关系的根本问题,逐步展开倾听、争执、协商与有效沟通的过程,到最终修补破碎关系,再次给婚姻一次机会。

尽管意识型态不同,两部剧集中针对日本父权体制如何影响现代婚姻皆有不少着墨,对于女性从独立个体到进入婚姻,再跳脱婚姻的角色转变,也都有相关描述。


图片|《离婚活动》剧照

在《离婚活动》中有一段剧情,是女主角咲在与丈夫纮一离婚后,需在公司提交一份正式文件说明自己改姓。主管与同事知道她才新婚不久便离婚了,都十分诧异,尽管主管好意为她加油打气,同事的冷言嘲讽仍让咲感到尴尬困窘,原本就已经因为闪电离婚而感到无所适从的咲,因改姓的关系需在专业的职场公开自己私人的关系状态,接收各种无论是同情或是睥睨的同侪压力,让离婚后的生活举步维艰。

2021 年6 月23 日,日本最高法院宣判民法与户籍法规定的夫妻同姓制规范并无违宪,这是自1996 年时首次对于夫妻同姓提出修改法案至今,日本社会多年来针对此议题来回申诉审议后,官方判定的结果与回覆,而这样的判决,再次见证了日本婚姻制度,如何被排除在该国现代化进程的蓝图之外。


图片|《离婚活动》剧照

尽管日本政府并未强制规定夫妻同姓制以冠夫姓为主,但据报导,日本女性冠夫姓的比率高达96%,可被视为过去高度父权统治的余毒。

报导亦指出,为对抗日本的性别歧视,一位与美籍女性结婚的日本男性松尾修平,决定在婚后冠妻姓,却发现冠妻姓的过程繁复冗长,前后花了八个月才完成合法改名

除了婚后冠夫姓需经过一番折腾,离婚也需要再经历同样的过程,间接成为额外附加在女性身上的婚姻劳动负担。

单独亲权制,让在日本离婚延伸出更多问题

除了强制执行的夫妻同姓制,日本另一项婚姻延伸出的亲权规范——「单独亲权制」,也是多年来在日本社会不断被质疑与挑战的法规。

在一般状态下,婚后夫妻视为共同拥有子女的监护权,但在夫妻离婚后,日本政府规范仅能有一方拥有子女的单独监护权,理由是父母双方恶化的关系,可能让共同亲权的行使损害子女利益。也因为这样的单独亲权制,不具有监护权的那方家长探视子女的权利可能受到影响。


图片|《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剧照

刚落幕不久的东京奥运场边,除了因担忧疫情升温而前往抗争的民众外,一位法籍男子也在现场进行绝食抗议,为的是希望政府正视离婚后的单独亲权问题。

文森・费雪多年前与日籍妻子离婚后,妻子获得了子女的单独监护权后便带走两人的孩子,他认为自己身为人父的身分因此被剥夺。文森的抗争获得不少人的声援,许多遭遇同样问题的父母也同样谴责日本的单独亲权制,亦有单亲家庭的孩子出面诉说自己因为单独监护权的关系而与生父断了联系。

尽管单独亲权制的法案不断遭受质疑,却同样在2021 年被法院判定不违宪。

跟不上现代化脚步的法规,日本成了离婚不友善大国

走到婚姻的尽头,原本就已是一趟历经磨难的历程,但在日本不友善的离婚制度下,更像是在伤口上撒盐般,徒增痛苦。

因为同姓制而被迫公开一言难尽的感情状态,或可能因单独亲权制而失去陪同孩子成长的机会,都让在日本离婚难上加难。结束婚姻关系,或许不是件值得鼓励或庆贺的事,但日本的相关法规,却像是在道德制高点惩罚离婚者般,迫使他们因背弃婚姻关系而付出代价。

《离婚活动》与《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用温情与自嘲的口吻,轻声抗议。而奥运场外的人们也用静坐绝食,呼吁政府不要再忽视离婚者为人父母的身分。

罗南希男性躯体科学延时相关阅读:罗南希分享,海苔熊的4 个缓解焦虑练习:试着把自己抽离身体,去看着房间里这个很忧愁的人